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穿普拉達的女魔頭》電影劇本下

2014-09-23 22:59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埃米莉和安迪急忙朝米蘭達跑去。

在米蘭達接受致意的時候,安迪和

埃米莉站在她身旁。一對高貴的夫婦走

了過來。

米蘭達(微笑著):埃米莉?

埃米莉使勁在想,可是腦子里卻空

白一片,她有點兒慌了。

埃米莉(笨嘴拙舌):這是……等

一等。

見埃米莉很犯難,安迪湊向米蘭達。

安迪:富蘭克林大使。那就是他拋妻

而就的女人,麗貝卡。他打算離開這個女

人去找的另一個女人,就是那位身著瓦

倫蒂諾、正在走下臺階的女士。

米蘭達向這對夫婦致意。

米蘭達:大使閣下,麗貝卡。很高興

見到你們。

埃米莉向安迪轉過臉來,并對她做

了個“謝謝你”的口型。

這時,安迪看見一位非常時尚、看

上去比米蘭達更加前衛的女士朝她們

走來。

陪伴她的不是別人,正是——厄夫。

埃米莉朝安迪耳語。

埃米莉:那是杰奎琳·福勒。

安迪:法國《T 型臺》的?我覺得米

蘭達原想在她走后再進來的。

埃米莉:是呀。杰奎琳實在讓她大為

不快。

杰奎琳與厄夫徑直朝米蘭達走了

過來。

米蘭達:你好,厄夫。

厄夫:米蘭達,你看上去太漂亮了。

接著,米蘭達轉向杰奎琳,她們相互

在對方耳后做了個空吻,裝出見面十分

高興的樣子。

米蘭達(法語):晚上好,親愛的。你

的衣裝好漂亮呀。

杰奎琳:我也喜歡你的裙裝,非常

有……美國味,運動款的。

米蘭達笑了笑,但是看上去恨不得

拿飛鏢扔到杰奎琳身上。

安迪快步走上前去。

安迪(法語):喂,杰奎琳,請問,你

見過布拉德·皮特沒有?

杰奎琳:哦,沒有。

安迪:跟我來。(對米蘭達)對不起。

她拉著杰奎琳朝大廳對面走去。

稍后

安迪和埃米莉在米蘭達身邊,米蘭

達正在跟埃爾頓·約翰說著話。突然,他

們吃驚地看到米蘭達的丈夫斯蒂芬出現

在面前,喝得酩酊大醉。

米蘭達:親愛的,你來了。

斯蒂芬:今晚是良辰美景。有三個人

居然沒認出我來,一位叫我普里斯特利

先生,現在這個倒酒的混蛋又拒絕給我

倒酒。

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米蘭達勉強

一笑,埃米莉嚇得咳嗽起來,可是安迪卻

很快轉向埃爾頓,跟他打起岔來。

安迪:很遺憾我是個大傻瓜,可是小品

覺得你很了不起。我能跟唱差不多 50 首

你的歌曲……我覺得《鱷魚石》是我最

喜歡的一首,但是,我也喜歡《小小舞蹈

家》……

趁她跟埃爾頓搭訕的時候,米蘭達

伸手挽著丈夫,悄悄地把他給引開了。

米蘭達:來,親愛的,咱們去弄點兒

吃的。我都餓了,你不餓嗎?

她走開的時候,轉過頭來。

看了安迪一眼。

米蘭達用口型表達的是“謝謝你”。

安迪和埃米莉的眼睛都瞪得老大。

哎喲媽吔。

外景 博物館 晚上

安迪輕快地走下臺階,心情十分歡暢。

她看了看手表,抬頭望了望。她看見

克里斯蒂安正在拾級而上,誰穿一身晚

禮服也沒有他那個帥勁。

克里斯蒂安:你看起來真漂亮。(他

露齒一笑)看來你還在跟米蘭達干著。

安迪:是的,這得感謝你。我現在干

得不錯。

克里斯蒂安(笑出聲來):噢,是嗎?

安迪:當然了。是不是覺得我沒有你

想得那么好。

克里斯蒂安:哎喲,不會不會。

他如此公開地贊美她,很明顯,他在

想象著她脫掉衣服的樣子。

克里斯蒂安:要不是你有那么個傻

男友,我早就把你從這里裹挾走了。

安迪:你真是這么跟人講話的嗎?

克里斯蒂安:是呀。

安迪:我得走了。

克里斯蒂安:替我向你的男友問好。

她竭力止住自己的負罪感,轉身朝

她的轎車跑去。

內景 豪華車里 晚上

安迪終于包好了一份禮品。

接著她開始脫下外衣、鞋和長筒襪

子,從一只包里抓出一條牛仔褲,一件 T

恤和一雙靴子,開始換上。

內景 餐館 晚上

納特、道格和莉莉正在跟納特的朋

友們一起玩,安迪走了進來。她跑過去與

穿普拉達的女魔頭

納特擁抱,然后坐下。

安迪:來晚了,實在抱歉。米蘭達那

邊剛剛宣布我必須出席慈善晚會,就見

我一身盛裝打扮,領著伊薩克·米茲拉希

去找生食臺——

見周圍的人都瞪眼瞅著她,她便長

話短說。

安迪:可最奇怪的是,米蘭達實際上

表現得像個半吊子似的……嗯……

她感到自己有點兒胡說八道了。

安迪:不管怎么說,我實在抱歉……

抱歉。

她抓過一份菜單。

安迪:你們都要了些什么?

這時,女招待拿著結賬單和找零走

了過來。

安迪明白了,她錯過了整個晚餐。

納特什么也沒說,伸過手去取下了

她頭上的一件東西——她的鑲鉆頭飾。

內景 地鐵 晚上

安迪和納特并肩坐著,周圍是一些

搭夜車的乘客。

安迪:……我準是忘了時間了。奇怪

得很,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遲到了,真不

好意思。以后再不會這樣了。

納特給她一個眼神:是呀,這就對了。

音樂響起

一組剪輯的畫面展現出,隨著安迪

事業的騰飛,她與周圍人的關系在不斷

下滑。

——在公寓里

安迪醒來,納特已經走了。

——《T 型臺》接待處

安迪跟《T 型臺》的其他女孩一同

走出電梯。如今她邁著自信的腳步,穿

戴時尚,已經與所有的同事沒有什么區

別了。

——中央公園

納特、道格和莉莉在跟一幫朋友在

公園里玩飛盤。時令正在由夏入秋。

攝影機鏡頭找到了安迪。

她正在用手機打著電話。

——拉爾夫·勞倫展廳

我們看到安迪回到拉爾夫·勞倫展

廳。他們推出一衣架羊毛衫來。安迪一件

一件地扒拉著下擺,充滿自信地首肯一

些,斃掉一些。

——公寓內

我們看到納特獨自一人在公寓里,

等待著安迪。他終于抓起外衣,走了出去。

——《T 型臺》

安迪與喬斯林一起翻閱大樣本,弄

清楚米蘭達批注的意思。兩個時裝助理

在安迪講話的時候做記錄。

——街上,黎明時分

安迪步行去上班時,太陽才剛剛露

頭。空氣這時冷了起來,她把大衣裹得更

緊一些。

——麥克索爾里餐廳

納特、道格和莉莉出來喝酒,可是卻

不見安迪。納特的手機響了,來話人顯示

是“安迪”。

納特關掉手機,不理來電。道格和莉

莉交換了一下眼色。

內景 接待處 白天

一個風度翩翩的意大利人,馬西莫·

科蒂里奧尼,從電梯里走出來。

米蘭達跟他打招呼,他們彼此飛吻。

米蘭達:馬西莫,你好!

馬西莫:你好,米蘭達!

在她領這個人去她辦公室的路上,

他又哇里哇啦地用意大利語說了一些恭

維的話。

米蘭達:哎呀,馬西莫,別說了。要知

道,我是結過婚的女人。

她帶著他打從安迪和埃米莉旁邊

走過。

米蘭達:安德烈亞,這位是馬西莫·

科蒂里奧尼,LVMH 的總裁。(對馬西莫)

你需要什么的話,告訴安德烈亞就行了。

說著,她一陣風似的把馬西莫領進

了辦公室。安迪察覺到埃米莉兩眼直盯

著她看。

她聳了聳肩,好像米蘭達剛才那樣

做并不意味著什么。然而埃米莉卻明白

其中大有文章。

內景 《T型臺》晚上

安迪在等著樣本,她已經不再是怯

生生的樣子,而是一邊在音響上放著歌

曲,一邊跟著唱。

安迪(伴著搖滾樂曲):我不夠火辣

嗎?我不夠粗狂嗎?我不夠豐富嗎?我又

不是看不出……

忽然,內線電話響起。

內線電話:樣本好了。

安迪(仍在唱著):樣本好了。我說

什么來著,樣本好了……

內景 米蘭達家前廳 晚上

安迪拿著干洗好的衣服和樣本步

入,動作十分敏捷。忽然她聽到從黑暗里

傳出一個聲音。

米蘭達:安德烈亞。

安迪猶如心臟病突然發作一樣。

米蘭達:進來吧。

安迪走進房間,不知是怎么回事,有

點兒害怕。

米蘭達:你知道,巴黎之行是我一年

之中最重要的一周,時裝展和采訪的日

程安排密集得嚇人,而且我總是處在放

大鏡下。

安迪看了她一眼,不知道這跟自己

有什么關系。

米蘭達:因此你可以想象,在那一周

必須有一個最佳團隊,也就是本雜志最

有才干的人隨我左右。

說到這里,安迪開始感到不妙了。

安迪:是呀,你當然得要……

米蘭達:你將隨我去巴黎,安德烈亞。

安迪:哎呀,不,不。你不會是那么想

的吧。埃米莉會死掉的。她活著就是為了

去巴黎。她幾個星期都不吃東西了。

米蘭達:你不可以對我說該做什么,

不該做什么。你必須跟我去巴黎。

安迪:以我應有的敬重之心,我不能

那樣做,米蘭達。就是不能。我才來《T 型

臺》5 個月。

米蘭達聳聳肩膀,好吧。

米蘭達:那好,你被解雇了。

安迪:什么?

米蘭達:如果你不去巴黎,我就認為

你并不是誠心要做好你的工作。那樣我

別無選擇,只好解雇你。

安迪詫異地望著她。

米蘭達:話又說回來了,要是你能在

巴黎干得很出色,繼續給我好的印象的

話,那么,無論是在《T 型臺》還是別的

任何地方,你都將前途無量。

她露出她那最懾人心魄的微笑。

米蘭達:這完全由你自己決定。

安迪:可是……

米蘭達:就說到這兒吧。

內景 電梯里 晚上

驚恐未定的安迪乘電梯下樓,她閉

上眼睛,這可怎么辦呢。

外景 中央公園西街 晚上

安迪走出米蘭達的大樓。羅伊為他

打開車門,可是她卻擺手讓他開走。

外景 百老匯 晚上

安迪獨自一人在市區走著,思考著。

內景 安迪的宿舍 稍后

安迪翻看完她大學以來發表的所有

文章的剪報,又瞅著自己畢業時的一張

照片,上面有她的父母和親朋好友在她

周圍。

父母笑容滿面,洋溢著內心的自豪。

內景 《T型臺》白天

米蘭達辦公室外的兩張桌子空無一

人。我們暫且等上一會兒。

安迪進來了,她走得很慢,依然拿不

定主意。

就在這時,米蘭達出現了。兩個人彼

此對望。

米蘭達微微點了點頭,令人幾乎難

以察覺。安迪也向她點了點頭。

米蘭達脫掉大衣,安迪伸手去接。

可是,米蘭達卻把大衣往埃米莉的

桌上一放,正好放在埃米莉那幅埃菲爾

鐵塔護屏畫的跟前。

米蘭達隨后大步走進她的辦公室。

安迪坐了下來,努力想要弄清眼前事情

的含義,這時,米蘭達又轉身伸過頭來。

米蘭達:別忘了告訴埃米莉。

我們看到安迪的臉:叫我?

內景 《T型臺》白天

安迪等待著埃米莉,可又害怕她的到

來。突然,她再也受不住了,便撥打電話。

外景 市中區街上 白天

埃米莉急速沿街奔跑,比平時更顯

慌張。

安迪(畫外音):埃米莉——

埃米莉:對不起,我遲到了。本來到

得挺早,可是我發現忘記多帶幾條愛瑪

仕絲巾去巴黎了。

安迪(畫外音):埃米莉,我有事跟

你說。

埃米莉:我當然是太興奮了。不過,

剛才我打通了尚塔勒家里的電話,她提

早開了店門,我還是買到了。

埃米莉不時巧妙地倒換著手里的一

兜耀眼的橘黃色愛瑪仕絲巾盒、手提包

和手機。

她差一點兒撞倒了一位老太太,說

了聲“對不起”。

安迪:好吧,埃米莉。你過來時,我想

跟你談點兒事……

埃米莉:別又是關于米蘭達的什么問

題……

安迪:不完全是。

埃米莉:那就好。因為我動身前要處

理的事情太多,我敢對天發誓,我實在不

能……

說著,她連往兩邊看都不看一眼就

朝街心走去。就在埃米莉剛從人行道邁

出步子的時候……

砰!她被一輛出租車撞上了。

我們看到的是她的手提包、手機和

橘黃色的愛瑪仕提兜,一些愛馬仕包裝

盒,還有一些飛起來的白絲巾。

內景 倫諾克斯山醫院 白天

安迪坐在等候室里,心急如焚。

內景 醫院病房 白天

埃米莉躺在病床上,臉上沒有著妝,

穿著醫院里寬大的病號服,看上去又返

回了她原來的模樣。一個疲憊不堪、骨瘦

如柴的年輕女孩兒。

安迪站在窗邊,雙臂抱在胸前,處于

守勢。

埃米莉:我不管她是要辭掉你還是

用捅火棍打你,你都應該拒絕。

安迪:我沒有選擇的余地。你是知道

她的。

這時,一位護士送來了晚餐,托盤里

盡是讓人長胖的食物——奶油湯、面包、

通心粉、芝士和甜食等。埃米莉抓起一個

布丁,揭開上面的錫紙。

埃米莉:我傷心的是,整個事情當中

你都裝得像沒事人似的。你不在意時裝,

就想當你的記者,什么什么的,純粹是一

堆謊話。

她氣呼呼地吃完最后一勺布丁,又

拿起一小卷面包,開始往上面涂抹黃油。

安迪:是呀,我知道你很生氣。我并

不怪你。

埃米莉:你不要回避,安迪。從你穿

上周仰杰的露跟皮鞋那天起,你就出賣

了你的靈魂。

她咬了一口面包。

埃米莉(滿嘴食物):你知道我最受

不了的是什么嗎?你將要得到的那些衣

服。你不配穿那些衣服,你吃碳水食

品。天哪!太不公平了。(又咬了一口

面包)你走吧。

安迪:埃米莉——

埃米莉:我說了,走開!

內景 《T型臺》白天

安迪坐在尼格爾的辦公室里,尼格

爾和那位時裝助理正在把一件件外套擺

在她面前。

尼格爾:陪米蘭達去小餐館嗎?一條

翻褲腳的黑灰色西奧里褲子,配一件塞

麗娜的黑絲綢高領衫。要是去米蘭達私

下上課的網球俱樂部呢?下身穿一件水

貨的練功褲,上身來一件帶風兜的拉鏈

夾層衫,全都是普拉達運動衣。坐在前排

觀看香奈兒時裝展呢?一條安娜·蘇的女

學生褶裙,配上一件苗苗的白羊絨衫;要

是坐觀眾席的話,就穿一件邁克爾·科爾

斯的夾克。

一位美容編輯來到安迪面前,手里

拎著一個化妝包。

美容編輯:這里有你的眼影、襯粉和

口紅,可以做暗淡、閃亮、長效處理以及

褪妝用;還有從淡藍到純黑色的六只睫

毛膏,以及睫毛夾和兩只睫毛刷;另外還

有液體的、固體的和粉狀的胭脂等等。當

然了,還有你的潤膚霜:上光的,上彩的,

有香味的,沒有香味的,低過敏的,阿爾

法水因子的。

這位美容編輯這時抽出一本小冊

子,里面每一頁都說明一個不同的場合,

并附有索引如“白天出門”和“輕松夜

晚魅力:非正式場合”。

安迪:我可做不了這些。

尼格爾:希望你不必如此。這不過是

以防萬一罷了。比方說,由于某種原因你

的發型師和化妝師來不及了。

安迪:我還有自己的發型師和化

妝師?

大家都笑了。

尼格爾:你還沒弄明白。醒著的每個

小時你都得陪著米蘭達。你是她給予周

圍世界的形象的一部分,必須看得過去。

忽然間,更多的服裝被推了進來。

尼格爾:現在該試晚裝了。

鏡頭打在安迪臉上:還有衣服吶?

內景 《T型臺》晚上

忙亂過去了,安迪疲倦地望著尼格爾。

尼格爾:星期六晚上,米蘭達將為詹

姆斯·霍爾特舉行時裝周晚會。我當然會

出席,不過你必須保證晚會進行得萬無

一失。

安迪:那一定。太好了,有人朝我開

火了。

尼格爾:你知道好笑的是什么嗎?還

沒認識你多久,我就魂不守舍了。

她瞅了他一眼:什么?他笑容滿面。

尼格爾:是誰要離開《T 型臺》?是

誰弄到一份新工作?哎,對了,是我。

安迪:你在懵我。

尼格爾:詹姆斯·霍爾特剛 剛 從

LVMH 集團公司弄到 10 億美元——你知

道,他們有那位理想的好總裁,馬西莫給

他錢,讓他去打開新的渠道,而他又需要

一個合作伙伴。(避開她的視線)米蘭達

知道,她點我的名去的。

安迪:哎呀,天哪,尼格爾,太不可思

議了。多好的工作呀。

尼格爾:哦,我知道。薪水可高了,錢

多權大。還有什么不滿意呢?(朝她露齒

一笑,狡黠地)人們打破頭也想得到這

樣的工作。

他看著她。

尼格爾: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沒有

誰看著一大堆免費的時裝會有你這樣的

表情的。

安迪:我也希望為能去巴黎而感到

興奮,可是我還是覺得可怕……

尼格爾:你是說埃米莉?噢,算了吧。

擱著她,她會以百倍于你的速度把你出

賣掉。

安迪:那也不能說明這是對的。

尼格爾:哎,得了吧。別跟我扯美國

小姐那套閑篇了,你不過是做了不得不

做的事情,如此而已。安迪,巴黎之后,你

可是天高任鳥飛了。

安迪聽懂了他的意思。

尼格爾:誰又說得準呢,有一天你甚

至可能變成 4 號的呢。

她瞅了他一眼。

尼格爾:明早六點去車接你。

內景 切爾西畫廊 晚上

莉莉在這家畫廊工作,她剛剛給畫

展做了講解。畫廊里熙熙攘攘,來了許多

優秀的藝術界人士。

莉莉跑來跑去,儼然是這里的主人,

跟安迪現在在《T 型臺》一個樣。

安迪走了進來,四周打量一番,感到

無論是畫和人都很不錯。

莉莉看見安迪,便跑了過來。她們互

相擁抱。

安迪:哎呀,莉莉,瞧這陣勢。

莉莉:我不過是個小講解員。

安迪:別那么說,這真是了不起呀。

我太為你驕傲了。

莉莉:你能來我很高興,還以為你來

不了呢。

安迪:說什么呢?我不會不來的。

莉莉望著她,笑了。

安迪:諾,這么說我這陣子錯過了好

幾件事情。許多事情……幾乎是所有的

事情。

莉莉(笑著):你這不是來了嗎。來

了就好。

莉莉跑過去招呼什么人。安迪朝道

格走去,他正在餐臺那邊,把一只只蝦小

心翼翼地碼到一只很小的盤子上。

安迪:嗨,道格。

道格:嗨,今天下崗了。要不要來點

兒蝦?

安迪(十分吃驚):你下……

道格:我完蛋了,我對父母撒了謊。

今天我看了六集數字錄像電視片“幫你

改裝車”。感覺糟透了。(遞過盤子)真

的,來吃蝦。

安迪:我真難過,道格。

道格:別難過。我望著眼前的深淵,

但深淵很涼爽。

內景 切爾西畫廊 稍后

安迪等在廁所外面,她聽到一個聲音。

克里斯蒂安:嗨,米蘭達女孩。

她閉上眼睛,不會吧。她轉過身來,咦?

安迪:你來這兒干什么呀?

克里斯蒂安:藝術,我喜歡藝術。哎,

我剛才還在想你呢。

安迪:別胡說。

克里斯蒂安:我在為紐約做一個戈

爾捷的簡介,并且做了去巴黎的計劃,我

發現自己老是在想,我那位米蘭達女孩

會不會去。

安迪:實際上……

她止住了笑容。我干嘛要笑?

安迪:我要去……(忽然感到不好

意思)我剛剛才知道……

克里斯蒂安:那太好了,我將住在馬

雷那個要命的旅館,街對面就是一個小

餡餅館,吃沒吃過那里的餡餅可大不一

樣喲。

安迪:對不起,我會很忙的,得干活。

你只好另找別人去嘗餡餅了。

克里斯蒂安:就那么一說,我也開始

懷疑做不做得到。

說著,他湊過去,在她臉上輕輕地親

吻了一下。

安迪閉上眼睛,臉羞得通紅。

當她睜開眼的時候,克里斯蒂安已

經走了。過了一會兒,她才注意到……莉

莉,她就在大約 10 英尺之外的地方看著

她,一臉的驚愕和厭惡。

內景 切爾西畫廊 晚上

安迪跟著莉莉在畫廊里走著。

安迪:他不過是我工作中認識的一

個家伙。

莉莉:是呀,看起來像在工作。

安迪:你這不是無事生……

莉莉:我認識的安迪愛納特愛得要

死,總是提前 5 分鐘到,認為老海軍服

是最時髦的。16 年了,我熟悉安迪的一

切,連她指甲上的倒刺都知道。可是這

個人?

她指了指安迪。

莉莉:這個偷偷摸摸在犄角旮旯里

隨便跟什么時尚男士鬼混的狐貍精是

誰?我不認識。

安迪想說什么,但是莉莉打斷了她。

莉莉:要是你還有興趣的話,納特正

找你。

她指了指房間那邊的納特。納特揮

手,安迪走向前去,吻了吻他。

外景 切爾西畫廊 當晚稍后

納特和安迪一起離開畫廊,沿街走

去。雨后的街道閃閃發亮。

納特:我覺得很好,要去巴黎,是個

很大的機遇。

安迪:我知道,可我就去不成加利福

尼亞了……

納特:算了吧,你向來都不跟我去的。

安迪:你看,我知道你很不高興,我

一直這么忙,也沒給你過生日。

納特:安迪,別說了。我并不在意這

個。我在意的是你,你變了。

安迪:其實不然。

納特:你一向很細心,很實際,不胡

言亂語。你剛開始去《T 型臺》上班的時

候,還笑那里的女孩兒,笑她們虛榮,小

氣,崇拜米蘭達。可現在呢,你變得跟她

們一個樣子。一種新動物,米蘭達的跟

屁蟲。

安迪:我不知道你想叫我做什么。辭

工?我現在沒法放棄。已經費了那么多力

氣,走了那么遠。

納特:安迪,這么說吧,要是今天才

遇見你,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走過去跟

你說話,更不要說與你一起度過我生命

中的兩年時間了。

安迪:你不是這個意思吧。

納特:是,我是,安迪。

稍停。安迪費力地透過氣來。

安迪:那么也許這趟巴黎之行來得

正是時候。也許我們該消停一陣兒了。

她站在那里,等著他抗議,等他伸手

摟住她,可是,他竟走開了。

安迪:納特!

納特回過頭來,可這時安迪的手機

響了。他們都知道是誰打來的,而且她不

能不接。

納特:假如你還不明白的話,這位

一來電話你就接的人,才是你離不開的

關系。

手機不停地響。

納特:希望你們在一起很愉快。

他走開了,安迪接通電話。

安迪:喂,米蘭達。

內景 飛機上 白天

米蘭達和安迪坐在頭等艙,乘務員

端著香檳和橙汁過來,米蘭達擺手不要,

安迪也沒要。

內景 飛機上 白天

安迪走到機艙后面的備餐間,抓起

兩杯香檳一飲而盡。乘務員為之瞠目。

內景 機上 晚上

天黑了,機上的人全都睡著了。

米蘭達在睡覺,她閉著嘴,臉妝紋

絲不皺,頭發一根不亂,連睡相都那么

完美。

我們把鏡頭轉向安迪,她的睡相與

普通人一樣,頭發斜披著,嘴微張著。

內景 轎車上 晚上

安迪望著窗外,看巴黎的夜景從身

旁掠過。她懷著敬畏。米蘭達連朝窗外

看都不看一眼。

外景 旺多姆廣場 夜晚

巴黎利茲飯店。米蘭達的轎車停了

下來。

內景 利茲飯店套間 巴黎 夜晚

旅館侍者打開一間大套房的房門,

安迪躊躇不前。

安迪:等等,不對吧,米蘭達住套

房。

侍者:沒錯,小姐,米蘭達·普里斯特

利的套房在走廊那頭。

安迪(明白了):這是我的房間?

內景 米蘭達套房 夜晚

安迪走進米蘭達的套房,相形之下

她那間簡直像個垃圾堆。她被震懾了。

米蘭達:拿出客人名單來,我們需要

動手安排座位圖。

安迪拿出筆記本,盡量不去張望四

周那些豪華的東西。

米蘭達:不管怎么樣,咱們怎么慢就

怎么來。你知道我是很欣賞這樣的。

安迪刷立刻全神貫注起來。

內景 利茲飯店房間 夜晚

安迪穿著豪華的利茲睡袍,望著窗

外驚人的景色,她不敢相信自己是在這

里,臉上綻開了笑容。

內景 米蘭達的套房 白天

第二天早上,我們看到米蘭達正在

打扮——一群人在為她做頭發,化妝,

修腳指甲、手指甲……

我們把鏡頭移過來,穿過隔墻。

內景 利茲飯店房間 白天

隔壁房間,在這里我們看到安迪也

在享受完全相同的貴賓待遇。她不能相

信這正發生在她的身上。

快速剪輯安迪和米蘭達在巴黎活動

的畫面。

內景 時裝表演 白天

安迪坐在前排米蘭達的身旁。應邀

而來的客人當中,有一半人在觀看表演,

另一半人則在觀察米蘭達對這些服裝的

反應。

內景 巴黎飯店 晚上

里奇琉大街上一家名叫戴維的小餐

館,時裝周期間所有時裝界的名人都在

這里用餐。

米蘭達在跟一大桌服裝設計師、編

輯和名人一起吃飯,而安迪就坐在她的

身旁。

內景 米蘭達下榻的套房 白天

一張古堡內景圖,上面已標好每張

桌子。安迪在安排客人的座位,米蘭達站

在她身后指劃著。

外景 時裝表演 晚上

范思哲時裝表演。米蘭達經過等在

外面的狗仔隊旁邊時,他們高聲呼叫她

的名字,她展現出最燦爛的笑容。

安迪從旁斜視著,鎂光燈晃得她什

么也看不清。

內景 利茲門廳 白天

米蘭達正在門廳里跟斯特拉·麥卡

特尼說著話,安迪就站在她的身旁。這時

克里斯蒂安來到安迪身邊。

克里斯蒂安:我覺得你欠我一個情。

她轉過身來,很高興看到一張友好

的臉。

安迪:哦,是嗎?

克里斯蒂安:今晚有事嗎?

安迪:實際情況是,米蘭達有個晚宴。

克里斯蒂安:那你沒事,太好了。哎,

可是還有個問題,嗯?男朋友。

提到這個,安迪的臉有些微紅。

克里斯蒂安:等等,別告訴我。男朋

友也不在?我真是太悲傷了。

安迪:哎呀,胡說八道。你一點兒也

不悲傷。

克里斯蒂安:對,一點兒也不。今晚

什么時候去車接你?

內景 利茲飯店房間 傍晚

安迪正從她許多高級的外套里挑一

套穿上。

內景 米蘭達的飯店套房 傍晚

米蘭達剛沖完澡出來,就聽見有人

敲門。她打開房門,服務員遞給她一個

信封。

內景 利茲飯店走廊 白天

安迪沿著廳廊走向米蘭達的套房,

她心情愉快,打扮入時。她敲了敲門。

米蘭達開了門,但馬上又轉身朝窗

邊走去。她望著外面巴黎市區的房頂。

內景 米蘭達的利茲飯店套房 接前

安迪跟了過去,可是當她看到以下

的情景時,她感到十分震驚,眼都瞪大了。

米蘭達穿著一件長運動褲。

安迪:嗯,我是來提醒你,你今晚要

去娜塔莉·萊曼的鄉間別墅吃晚飯。

米蘭達一句話沒說,又走回到窗邊,

重新俯瞰城市。

米蘭達:知道我是在哪兒長大的嗎?

安迪搖了搖頭。這讓她感到再意外

不過了,兩個人都火急火燎的,她竟然說

起這個事兒來。

米蘭達:紐約,珀爾里弗。就在與澤

西接壤的邊界上。有什么最突出的文化

亮點?納努埃購物中心。我父親開了一家

輪胎店。(莞爾一笑)從珀爾里弗到曼哈

頓,沿帕里薩德大道只有 30 英里。小時

候我就閱讀 《T 型臺》、《她》、《時尚》

等雜志,偷偷跑到紐約去,站在后排看時

裝表演,完全是耳濡目染。

安迪僵在那里一動不動。

米蘭達:我被雇用當娜塔莉的助手

時,就知道自己會成功。我知道,有一天

我會跟她一樣。 那就是我夢寐以求的,

《T 型臺》的編輯。

一個較長的停頓。米蘭達終于轉過

身來。

她的臉上沒有施妝,頭發濕濕的,沒

做發型。而且,她顯然哭過。

米蘭達:咱們得想個辦法,避開紐約

的報界。

安迪望著她,不明白她的意思。米蘭

達指了指桌上的一個信封。

米蘭達:離婚文件,當然是初步的。

安迪非常吃驚。

米蘭達:可笑的是,我還以為斯蒂芬

能跟我白頭到老呢。第三次是最幸運的,

我常常稱他是我的幸運老三。(她嘆了

口氣)一開始,他們總是很驕傲能跟我

在一起,很驕傲跟一個有權勢有成就的

女人在一起。都說他們不想要家庭小婦

人,可是……

安迪望著她,只是在聽。

米蘭達:我愛他,真的。就是沒法做

他要我做的那種女人。(她哆嗦起來)我

的女兒們……又一個繼父,離開了……她

簡直無法振作起來把這部分思路理清楚。

安迪:你要取消今晚的安排嗎?我可

以整個重新安排。

米蘭達掃了她一眼。

內景 利茲飯店前廳 晚上

我們看到米蘭達正邁步穿過前廳。

我們注意到……她看上去與常見的米蘭

達毫無二致。裝扮得體,無懈可擊,操著

自信的步伐。

外景 利茲飯店 晚上

米蘭達一陣清風走出飯店,登上等

在那里的轎車。

內景 轎車上 晚上

米蘭達關上車門,深深吸了口氣。現

在就她一個人,只見她那尊貴的外表瞬

息之間露出了裂痕,一點點裂痕。

米蘭達(對司機):走吧。

內景 美食中心 晚上

克里斯蒂安和安迪在孚日廣場上一

家浪漫的小餐館用晚餐。

克里斯蒂安:哎,實說吧,你恨她。她

用輪胎防滑鏈抽你。

安迪:她是個很難對付的老板,可是

她還有另外一面。

克里斯蒂安:不,沒有。她是個女魔

頭,就那么回事兒。

安迪:假如她是個男的,你是不會這

么說的。你會贊揚她的力量、勇氣和堅

定。可是就因為她是個女人,這些品質就

把她弄成了個“女魔頭”。

克里斯蒂安笑出聲來。

安迪:有什么可樂的?

克里斯蒂安:你呀。還在為她辯護。

你已經完全站到黑暗的一邊去了。(微

笑著)還真性感。

他露齒笑著,給安迪添酒。

內景 美食中心 晚上

他們一杯又一杯地喝著葡萄酒。

外景 巴黎的大街 晚上

他們穿過孚日廣場走回家去。

安迪:我從來都不明白,為什么人人

都對巴黎如此發狂,可是現在……

她一轉身子。

安迪:它太美了。

突然間,克里斯蒂安抓住她的一只

胳膊,以一個類似舞蹈的動作將她攬到

懷里,并且吻她。

安迪:不行。

他又吻了一下。

安迪:納特和我剛剛分手幾天。

又是一個吻。

安迪:我喝得太多了,失去了判斷力。

又是一個吻。

安迪:我跟你不熟,又是在小品一個陌生

的城市。

他又吻了她一下。

安迪:我已經神智不清了。

克里斯蒂安:謝天謝地。

內景 克里斯蒂安在飯店的房間 夜晚

安迪和克里斯蒂安在床上擁吻。安

迪的電話響了。“嘿,又來打攪了。”

她沒去理它。

可是我們看見手機上顯示的來話人

是:爸爸和媽媽。

漸隱

內景 克里斯蒂安的飯店房間 早上

安迪醒來,昨晚精心打理的發型和

面妝已經狼狽不堪,她意識到發生了什

么,感到頭有些疼。

她坐起來,從鏡子里看到了自己。嘩

啦嘩啦,我們聽見淋浴的水聲。

克里斯蒂安從里面喊道:

克里斯蒂安:叫他們送早餐,隨你點

什么都行。

安迪:我得回我的房間,嗯……

克里斯蒂安:我聽不見。

安迪開始穿衣服,當她去拿她的夾

克時,碰倒了一摞報紙,中間露出一件

東西。

一個雜志的實驗版,上面有熟悉的

《T 型臺》標志。她揀了起來。

內景 淋浴間 白天

克里斯蒂安站在蓮蓬頭下,浴簾忽

然被拉開了。

安迪站在那里,氣呼呼的。她把實驗

版雜志拿給他看。

安迪:這是什么東西?

克里斯蒂安十分平靜,光著身子走

出來,抓起一條浴巾裹在身上。

克里斯蒂安:一個樣本。

安迪:什么樣本?

克里斯蒂安:杰奎琳做主編的美國

《T 型臺》雜志的樣本。

他穿上一件 T 恤。

克里斯蒂安:是我和她一起搞的,她

要叫我負責雜志的所有社論內容。

安迪:他們要換掉米蘭達嗎?

克里斯蒂安:你真地吃驚嗎?《T 型

臺》是業內最昂貴的一種雜志。杰奎琳

可以少花很多錢辦得同樣好。

安迪:那是最重要的事情嗎?

克里斯蒂安:錢總是最重要的。

安迪:你認為我是倒向了黑暗的一

邊?聽聽你自己說的話吧。

克里斯蒂安:誰說我沒站在黑暗的

一邊呢?

安迪:她為伊萊亞斯 - 克拉克做了

那么多事情,這樣對她太不像話了。米蘭

達會被毀掉的,《T 型臺》是她的命根子。

克里斯蒂安:某些事情告訴我,她會

挺得住的。(停頓)我覺得你所看到的還

不是最壞的事情。你也許不得不去尋找

一個新的工作。厄夫今晨早餐時會告訴

米蘭達。

他轉向衣櫥,打算穿上他的運動衫。

克里斯蒂安:我并不為你擔憂,你已

經證明完全能夠照料好自己。

他挑了一件夾克衫穿在身上,朝安

迪轉過身來……卻發現房門開著,安迪

已經不見了。

內景 利茲飯店走廊 白天

安迪順著走廊跑過去,她的手機又

響了。她一看是爸爸媽媽,就關了機。

她敲了敲米蘭達的房門,沒有回應。

她想了想,撥打手機。

內景 尼格爾的飯店房間 白天

尼格爾在他巴黎的飯店房間里剛剛

醒來。

安迪:我給她的手機打了幾十次了。

尼格爾:你干嘛不順著她的頭一場

約會找下去呢?

安迪:我有話跟她說,馬上。

內景 利茲前廳 白天

安迪踱來踱去,不知該怎么辦。她撥

打米蘭達的電話號,再撥一次。

終于,米蘭達接了。

安迪:啊,謝天謝地,你在哪兒?

米蘭達:什么事?

安迪:我必須跟你談談,馬上。

米蘭達:沒有時間,我在跟厄夫吃早

餐。你應該是一整天都忙著準備詹姆斯·

霍爾特晚會的呀。

安迪:米蘭達,你是不知道。事情很

重要,我必須告訴你……

可是電話斷了,米蘭達關機了。

安迪:見鬼!

這話引起一些人的白眼。她在一張

椅子上坐下來,思忖著。

手機又響了,她心跳加快,米蘭達。

然而不是。她拿起手機。

安迪:嗨,媽媽。你聽我說,我正在工

作。這里忙得一塌糊涂……

我們聽到安迪的媽媽漢娜的聲音。

漢娜(畫外音):先給你說一聲,別

太擔心了。他很好。

安迪:你在說什么呢,媽媽?

內景 辛辛納提醫院 白天

漢娜在醫院里,坐在理查德身旁。

漢娜:你爸爸心臟病突發。昨天夜

里。現在沒事兒了。他們給他用了藥,他

在休息,不難受了。

內景 利茲飯店大廳 白天

安迪急得握緊了手機。

安迪:哎呀天哪,我要不要回去?

內景 辛辛那提醫院 白天

漢娜朝躺在那里的理查德望去。

漢娜(畫外音):你了解你爸爸。他

是不會要求的。況且他知道你有多忙,所

以……

外景 星巴克 白天

我們看到安迪,正竭力不讓眼淚流

出來。

漢娜 (畫外音):我就是想讓你知

道,這樣你可以自己拿主意。

安迪在那里站了一會兒,好像躑躅

于懸崖之上。然后,她快步離去。

外景 巴黎街上 白天

安迪急速穿過巴黎。

內景 克里隆飯店大廳 白天

安迪跑到前廳服務臺。

安迪:厄夫·拉維茨?

內景 克里隆飯店走廊 白天

安迪跑過一條走廊。她來回踱了幾

步,然后才去敲門,她知道自己這下子可

要挨尅了。

門開了,厄夫站在那里,一臉吃驚的

樣子。

我們看見米蘭達在他身后。當她看

到安迪時便走了過來。她轉身對厄夫。

米蘭達:對不起,一會兒就來。

米蘭達把安迪拉到走廊里。

米蘭達:你瘋了嗎?

安迪:我必須跟你談談。

米蘭達:不管談什么也可以再等等。

米蘭達走進房間,砰地把安迪關在

了門外。

內景 克里隆飯店走廊 晚上

安迪坐在走廊里,不知該怎么好。就

在這時米蘭達走了出來,安迪霍地站起

身來,跟在她后面。

米蘭達一句話也不說,只往前走。安

迪跟著她。

安迪:是不是一切……那事行了嗎?

我是說,你沒事吧?

米蘭達只顧往前走。

安迪:他有沒有說起……我的意思

是,他說什么了?

米蘭達停住腳步,她被激怒了。

米蘭達:我看得出,你失去了理智。

安迪:我只是在懷疑。我是說,不知

我能做點兒什么。

米蘭達:對,你能呀。做你的工作。

米蘭達說完就走了,安迪站在那里。

外景 古堡 正安置會場 傍晚

鄉間一座漂亮的 17 世紀古堡。客人

們正接踵而至。

安迪正在室外跟工作人員們一起忙

著,協調著安排客人的到來。她暫時抽出

身來。

我們看到她在撥打手機。

外景 古堡 傍晚

幾秒鐘后,我們看到安迪站在古堡

外面接聽手機。

安迪:嗨,爸爸。媽媽說你情況挺好。

我想要你知道……(聽對方)巴黎這邊

一忙完,我就回家去看你,行嗎?

她閉上眼睛,努力控制住感情。

安迪:謝謝。我也愛你。

內景 古堡 傍晚

我們看到古堡外的空地上,晚會正

在進行。

安迪跑來跑去,檢查著每一個細

節——座位、鮮花,保證讓客人滿意。

她一眼看見克里斯蒂安,他朝她舉

了舉酒杯。她卻把視線轉向了別處。

內景 古堡 傍晚

安迪看著米蘭達迎接客人——那么

鎮定自若,那么風度翩翩。她贊嘆不已。

這時,尼格爾用叉子敲了敲酒杯。他

站在主席臺上的講壇邊,準備講話。

米蘭達走上前去,坐在主席臺上,安

迪也跟了上去。

化出

內景 古堡 稍后

晚會開幕式的場景。

尼格爾:現在有請……這位星球上最

最優雅的女人之一,米蘭達·普里斯特利。

我們看到安迪在鼓掌,她微笑著,兩

眼放光。米蘭達走向講壇,我們聽到了她

簡短的講話。她用笑聲掩飾了一下,又重

說一遍。

米蘭達:謝謝大家。首先我要祝賀詹

姆斯的新品面世,它簡直是個奇跡。

詹姆斯朝她微笑,舉起一杯香檳。

米蘭達:可是,在我細述我是多么

熱愛詹姆斯·霍爾特之前,我想先說幾

句。今天,不僅對于我、對于《T 型臺》和

詹姆斯·霍爾特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夜

晚,而且對于在這里的某個人來說,也

是重要的一天……

她的眼光落在杰奎琳·福勒身上。

安迪看在眼里,到底怎么回事?她掃了

一眼克里斯蒂安,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

看出他也不知道下一步會怎么樣。

閃回

內景 克里隆旅館房間 白天

當天早些時候,米蘭達與厄夫對面

坐著。

厄夫:米蘭達,有件事我想同你討論

一下……

米蘭達從她的愛馬仕提包里取出一

張紙片來,推到厄夫跟前。

厄夫:這是什么?

米蘭達:名單。

閃前

內景 古堡 白天

米蘭達繼續說。

米蘭達:我榮幸地宣布,我的同事杰

奎琳·福勒,自下月起將擔任法國版《T

型臺》的主編——

我們看到安迪的臉。什么?她看了克

里斯蒂安一眼。他也跟她一樣一頭霧水。

閃回

內景 克里隆旅館房間 白天

厄夫看著名單。

米蘭達:如你所知,我有世界上所有

其他時尚雜志給我的公開邀請…… 《時

尚》、《她》、《哈珀斯》……假如由于任何

原因,我不得不離開《T 型臺》的話……

(指著名單)……這些個設計師,他們都

說過會讓我第一個去看他們的樣品,名單

上這些攝影師將最先跟我預定時間,這些

都是頂尖的模特,她們也會這樣做。

她笑了笑。

米蘭達:你知道我對《T 型臺》的感

情。本來,你要我呆多久,我就會呆多久,

所以我從未打算使用這個名單。但是,我

手里是有這么個名單的。

厄夫看看名單,又抬頭看看她。只見

她泰然自若,滿面春風。

米蘭達:好了,你不是說有什么事要

討論嗎?

內景 古堡 傍晚

米蘭達繼續講話。

米蘭達:……下個月起,杰奎琳·

福勒將與詹姆斯·霍爾特合伙,對其生

意進行新的擴展。才華出眾的馬西莫

選中了她來擔任詹·霍國際的兩總裁

之一……

她指了指杰奎琳,杰奎琳揮手,大家

鼓掌。

杰奎琳把手伸給馬西莫,他舉起來

揮著。

安迪傻眼了。她朝尼格爾看去,他卻

不露神色,跟著眾人一起鼓掌。

安迪又看了看克里斯蒂安,他也是

目瞪口呆。

米蘭達:我知道,杰奎琳完全會像對

我那樣成為詹姆斯的好同事,讓我們共

同向她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人們給于杰奎琳一陣熱烈的掌聲。

米蘭達微笑。

閃回

內景 巴黎咖啡館 白天

我們看到米蘭達跟詹姆斯·霍爾特

和馬西莫一起坐在一家小咖啡店的角落

里。杰奎琳進來,走到他們桌邊。

米蘭達:杰奎琳,還記得 LVMH 集團

的馬西莫吧……

閃前

內景 古堡 傍晚

米蘭達繼續講話。

米蘭達:現在,進行我們要做的事

情。慶賀我最喜愛的設計師之一……

她朝詹姆斯微笑。

內景 古堡 稍后

安迪看著前來祝賀的人們涌到米蘭

達周圍,便朝人群中的尼格爾走過去。

安迪:你說過這是你夢寐以求的工作。

他轉過臉來,顯得有些激動。

尼格爾:她給了我一切,安迪。到時

候,她就會報償我的。

安迪:你敢肯定嗎?

尼格爾:不敢。可是我希望最好的。

他又回到人群當中。安迪看到克里

斯蒂安,他正喝著酒,想掩飾自己的心

情。安迪朝他走過去。

安迪:別傷心,克里斯蒂安。大多數

人不都是最終被米蘭達折騰得筋疲力盡

嗎,嗯?

克里斯蒂安:聽說是。

他朝她望去,她回以誠懇的凝視,以

至這個家伙摸不著頭腦。

安迪:祝你下次好運。

克里斯蒂安:安迪……

安迪:就這樣吧。

安迪離他而去,幾乎跟米蘭達撞了

個滿懷。

米蘭達:我正要走呢。

安迪連回頭看克里斯蒂安一眼都沒

有就走了。

內景 轎車上 晚上

米蘭達和安迪乘車返回巴黎。米

蘭達神態輕松,儼然一個勝利者。

米蘭達:你是知道他們的策劃的。

安迪點頭。

米蘭達:克里斯蒂安不得不吹噓一

番,真是不出所料。你以為我不知道。

安迪又點了點頭。米蘭達笑了。

米蘭達:你以為我是頭一次保衛自

己嗎?一直有人為爭奪這個職位在拼殺。

她莞爾一笑。

米蘭達:不過,我還是受感動的。

你是那么盡力在提醒我。而且,不管你

覺得發生了什么,仍然能堅持做好你

的工作。

她仔細端詳著安迪。

米蘭達:我從未想到會說這些話,不

過我從你身上看到不少我的影子。你的

敏銳,你的專注,以及能夠提前看到一兩

步的能力。特別是,你的獻身精神

安迪:謝謝你,米蘭達。

米蘭達:你父親病了,可是你還是

選擇留下來幫我,幫《T 型臺》。這是很

值得稱贊的。

安迪望著她,很驚奇她知道這些。

米蘭達:是尼格爾告訴我的。這是

正確的選擇,完全是我在你這年紀會做

的選擇。

米蘭達看了看窗外,她們已經來到

下一場晚會的地點。只見狗仔隊在外面

等著,那些美麗時尚的人們正魚貫走進

這個巴黎夜總會。

米蘭達: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

的,把自己的感情放在一邊。

這時,她既像是說給安迪,又像在

自言自語。

米蘭達:你的權勢越大,就越會處

于眾目睽睽之下,被人們評頭品足。你

會失去很多事情——休假、看日落、跟

家人呆在一起的時光。你生活中的一些

人永遠也不會接受你對先后順序做出

的安排。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了這

種壓力的,安迪。而現在你知道你能。

安迪直盯著她看,被她所說的弄

暈了。

米蘭達:所以你現在知道了,你是

能過我這種生活的。你能為我所為。因

為你能夠犧牲必須要犧牲的東西。

安迪:可是,要是我做不到呢?我是

說,如果這不是我想要的呢?

米蘭達看著她微微一笑,而這一

次,她頭一回露出母親般的微笑。

米蘭達:別傻了,安迪。這當然是你

想要的了。人人都想成為我這樣。

說著,她打開車門,踏到紅地毯上,

并且立即被照相機的閃光燈包圍起來。

安迪在米蘭達后面悄悄走出轎車,眼睛

朝一旁躲著,她一直都不習慣閃光燈。

米蘭達沿著紅地毯往前走著,我們跟著

她。直到米蘭達要開門的時候,她才意

識到……安迪已經不在她身旁。

外景 香榭麗舍 晚上

我們看到安迪在暮色中行走在香

榭麗舍大道上。

她看上去從沒有如此美麗。她恬

靜、自由。風兒吹拂著她的頭發,臉上綻

著微笑。

忽然,她的手機響起,她低下頭去

看,忘記了手機就在手里。

米蘭達的名字在昏暗中閃現出來。

安迪一步也沒停下,而是……把手

機扔進了附近的噴水池里。

內景 飛機上 白天

安迪走過頭等艙,沿著通道走下去,

擠進一個普通座位。

外景 街上 白天

我們看到安迪駕駛著租來的車子,

打從辛辛那提的三道河體育場旁邊開過。

內景 住宅 辛辛那提 白天

安迪站在一所舒適的但不時髦的中西

部房子門前,她就是在這所房子里長大的。

門開了,是理查德,她的父親。

她撲進父親的懷抱,他擁抱住她,開

心地笑了。

外景 機場 白天

安迪從肯尼迪機場走出來,莉莉站

在她那輛本田老爺車旁。

莉莉:加長豪華車還在店里維修呢。

安迪:住嘴。

她們彼此微笑。

內景 咖啡店 晚上

安迪不安地等候著。身上穿的是一

條牛仔褲和一件舊毛衣。

不過,她還是與前不同了——頭發,

鞋子。

忽然,納特來了。

安迪:謝謝你能來。我以為你會晾我呢。

納特:想晾你來著。

安迪:納特,自從辭掉工作那一刻

起,我一心考慮的就是怎么跟你說。我

已經在腦海里演習了千百萬次。我那么

蠢,那么昏頭昏腦失去控制……認為我

所做的事情比我所愛的人更重要,我該

怎樣為這些向你道歉呢。我沒有任何理

由那樣對待你,沒有任何理由讓米蘭達

和自己的野心牽著鼻子走,直到變成一

個中了毒的人……現在你在跟前……

我覺得再怎么說也是不夠的。(稍頓)

太對不起了。

納特:我知道你的心情。

安迪:我實在為你高興。莉莉告訴

我,你弄到一份在舊金山的工作。

納特:是呀,覺得怎么樣,嗯?真不敢

相信。

安迪:我相信。

稍頓。他們相對微笑,言歸于好,甚

至再成為朋友,也許。

納特:那么,你呢?你打算干什么呀?

安迪:還不好說,不過今天我就有個

應職面試。

稍頓。

納特:你現在就穿這個呀?

安迪愣了一會兒才弄懂他的意思。

她哈哈大笑,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內景 等候室 白天

安迪不安地坐在《紐約觀察家報》

的等候室里,這里跟《T 型臺》的辦公樓

恰好面對面。

內景 辦公室 白天

安迪坐在一個 40 多歲、邋邋遢遢的

人對面。

編輯:你知道我們的薪水是很沒譜的。

安迪:沒關系。

他看了看她的簡歷。

編輯:我很喜歡你的剪報文章。那篇

關于房管人聯合會的……正是我們這里

做的事情。

她微笑,態度很謙恭。

編輯:我惟一的問題是…… 《T 型

臺》?它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安迪:學到不少東西。不過,最后我

把它給弄糟了。

編輯:我聽說的可不是這樣。

安迪望著他,莫名其妙。

編輯:我打電話過去想要點兒參考

資料,還給一個蠻傲氣的女孩兒留了話,

結果我收到一個叫米蘭達·普里斯特利

的傳真……

安迪的臉刷地變得蒼白。

編輯:……說是,在她所有的助理

中,你是最最讓她失望的一個。

安迪深深透了一口氣。

編輯:然而你注定會成為巨大的成

功者,如果我不雇用你,我就是個白癡。

再看安迪,驚呆了。

編輯:這么說來,你一定做了某種正

確的事情。

外景 街上 白天

安迪面試出來,走到街上,

外景 街上 白天

安迪過街來到伊萊亞斯 - 克拉克大

廈,看著這個曾經在某種意義上是她的

家的地方。

她順著大廈往上看,看到了 《T 型

臺》的辦公室。

內景 《T型臺》白天

我們看到埃米莉重新回到她的辦公

桌。鏡頭后拉,于是我們能看到……一

個新來的第二助理,她很賣力,又很緊

張,坐在安迪以前所坐的位置。

外景街上 白天

安迪瞅著上面,若有所思。忽然之

間,看見米蘭達從大廈里走出來。

安迪停在那兒,朝米蘭達望過去。

米蘭達朝這邊看過來,目光與安迪

相遇。

稍頓。

安迪朝她點了點頭——以示謝意、

敬別……

可是米蘭達并無反應,她登上了轎車。

安迪搖了搖頭。這就是米蘭達。安

迪笑了笑,便轉身沿街走去。

內景 轎車 白天

米蘭達上了車,坐進她的座位。她

透過車窗可以看到安迪,邁著有彈性的

腳步走了。

而米蘭達呢,獨自一人,沒有誰能看

見她,終于露出真心的微笑。她朝司機

點了點頭。

外景 街上 白天

我們看著米蘭達的轎車緩緩開走。

安迪,沿街朝著相反的方向,越走

越遠。

劇終

分享給小伙伴們:
本文標簽:

相關文章

評論

發表評論愿您的每句評論,都能給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帶來共鳴,帶來思索,帶來快樂。

簽名:

評論列表

    河北好运彩3号码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