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喬治克魯尼經典愛情《在云端》電影劇本賞析中

2014-09-21 17:40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以談話是因為你的職位不再屬于你了。

泰德(從一份文件上抬起頭):我不

明白。我被解雇了?

娜塔莉:要接受“我們讓你離開”這

句話并不容易。變化總是令人恐懼。但要

想到:(引用瑞安的話)任何一個小品劇本曾經建

立帝國或者改變世界的人,都曾經歷過

你現在的處境。正因為他們經歷過這一

切,他們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瑞安皺著眉頭,歪著身子對克雷格

說道——

瑞安(輕聲地):那他媽的是我的詞。

克雷格·格雷戈里 (聲音略高):我

們已經把這句話編入程序了。

泰德:好啊,然后會怎么樣?

娜塔莉:這只是過程的第一步,最終

你會找到一份令你滿意的新工作。

泰德:是,可是,又該怎么做呢?

娜塔莉:我希望你能拿起你面前的

那份材料。

泰德拿起材料。

娜塔莉:仔細看看。你要找的答案都

在里面。把那些必要的信息填好,在你搞

明白之前,你就已經開始走向新機遇了。

泰德假裝饒有興趣地翻看資料。

娜塔莉:泰德,現在希望你能回到自

己的辦公桌前,把你的東西整理好。幫我

一個忙,請不要將這個消息散布出去,對

此我感激不盡。恐慌對任何人都沒好處。

泰德:我明白。

娜塔莉:祝你愉快,拉斯金先生,希

望你在未來能交到好運。

泰德:謝謝。

泰德站起來,離開。

娜塔莉:讓我們為泰德鼓掌吧。

人們鼓掌,并小小不言地開著他的玩笑。

幻燈片:一個動畫制作而成的顯示

器圖形變成多個顯示器圖形,所有的顯

示器被集中在位于美國地圖中心位置的

中央控制室里。

娜塔莉:你們早上在波士頓起床,中

午在達拉斯吃飯,晚上又到了舊金山。而

這些錢是可以省下來的。我們龐大的出

行預算可以縮減百分之八十五……對你

們這些空中飛人來說,更重要的是……

不用在塔爾薩旅館度過圣誕之夜了……

不會因天氣變化而延誤時間……你們可

以回家了。

瑞安默不作聲,內心一片恐慌。

內景 CTC公司 克雷格·格雷戈里

辦公室 片刻后

瑞安走進來。

瑞安:告訴我你不是認真的。

克雷格·格雷戈里:之前讓全公司的

人都四處奔波——就是因為對這個問題

一直不夠認真。

瑞安:簡直是瞎胡鬧。這……(搜腸

刮肚地想詞兒)太沒人情味了。

克雷格·格雷戈里:我這是在跟誰說

話呢?

瑞安:我有自己的做事方法。而且這

套方法有它行之有效的原因。

克雷格·格雷戈里:可口可樂和IBM

這么做已經很多年了。和所有的事情一

樣,總會有幾個月的過渡期,然后大家就

都習慣了。

瑞安:你把誰從出差名單上劃去了?

沉默不語。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還不明白嗎?

以后不用出差了,瑞安。所有的人都不用

出差了。就這么定了。

瑞安:我們所做的工作很殘忍,令人

處于絕望之中,而我的方式至少讓他們

覺得還有尊嚴。

克雷格·格雷戈里:正面襲擊而不是

暗算,對嗎?

瑞安轉動著眼珠。

克雷格辦公室房門打開,娜塔莉探

頭進來。

娜塔莉:你要見我?

克雷格揮手讓她離開。

瑞安:嗨,為什么不進來?

娜塔莉有點兒為難,但她還是坐到

瑞安旁邊的椅子上。

克雷格·格雷戈里:娜塔莉,剛才表

現不錯。

娜塔莉:謝謝。大家反響如何?

娜塔莉和瑞安對視了片刻。

瑞安(對娜塔莉):聽著,我佩服你

的……激情。你的主意也不錯。但你對

我們這一行的實際情況知之甚少。當然,

你可以使用視頻對話……但你不知道人

們是怎么想的。

娜塔莉:事實上,我輔修過心理學。

克雷格·格雷戈里:很好。

瑞安(對娜塔莉):好吧,姑娘,解雇

我吧。

克雷格·格雷戈里:瑞安,閉嘴。

瑞安:既然她要把這工作程序化,難

道你不想知道她到底能不能解雇別人嗎?

克雷格·格雷戈里:她剛剛解雇了泰德。

瑞安:我的狗都能解雇泰德。(對娜

塔莉)解雇我吧。

克雷格·格雷戈里:瑞安!

娜塔莉:沒關系,讓我試試看。

瑞安和娜塔莉面對面坐著。

娜塔莉:賓厄姆先生,很遺憾地通知

您,您在本公司的職位已經不再屬于您了。

瑞安:你是誰啊?

娜塔莉:我是基納小姐,我今天來這

兒是想和你談談你的未來。

瑞安:我的未來?我不認識你。惟一

能解雇我的人是克雷格·格雷戈里。

娜塔莉:克雷格·格雷戈里先生雇我

為他處理此事。

瑞安:處理什么?處理我嗎?是克雷

格·格雷戈里先生雇的我,只有他才有權

力解雇我。我要和他談談。

瑞安站起來。娜塔莉也站起來。

娜塔莉:賓厄姆先生……

瑞安:你不能跟著我……你在電腦

屏幕另一邊呢。記得嗎?

娜塔莉(沮喪地):瑞安……

瑞安坐下。

瑞安:再試一次。解雇我。

娜塔莉:我剛才已經解雇你了。

瑞安:事實上,你沒做到。現在,解雇我吧。

克雷格·格雷戈里:好啦,瑞安。

娜塔莉 (不理克雷格·格雷戈里):

賓厄姆先生,我今天來這里是想告訴你,

你的職位已經不再屬于你了。

瑞安:解雇我嗎?

娜塔莉:是的,你被解雇了。

瑞安(脫離情景,提醒她):永遠都

不要提解雇這個詞。

娜塔莉:你可以自由發展了。

瑞安:為什么?

娜塔莉(跳出角色):這只是個模擬

情景。我怎么知道為什么?

瑞安:你永遠都不會知道為什么。原

因并不重要。

娜塔莉(繼續模擬場景):重要的是

別把焦點放在“為什么”上,你應該花點

兒心思考慮一下你的未來。

瑞安:除非你給我一個解雇我的好

理由,否則我將不遺余力地起訴你。

娜塔莉:賓厄姆先生,原因并不重要。

瑞安:哦,所以你可以毫無理由地解雇

我?(對克雷格)現在,我必須要提出訴訟。

克雷格·格雷戈里:瑞安,我們都知

道你想說什么了……

娜塔莉(還在情景當中):我們并不

針對您個人,賓厄姆先生。

瑞安停下。

瑞安:個人?(平靜而鎮定地)這可

是與我個人最有關系的事情了。所以,在

你試圖對我的工作方法進行改革之前,

我想弄明白你是否真的了解它。

內景 CTC公司 瑞安辦公室 白天

瑞安望著窗外,目視一架飛機起航。

克雷格走進來。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就用這套鬼把

戲來歡迎新同事?

瑞安:難道我是惟一一個明白這種

做法會讓咱們與工作脫節的人嗎?

克雷格·格雷戈里:不……這只會讓

你與工作脫節。

瑞安瞥了他一眼。

克雷格·格雷戈里:嗨,別責怪我。要

怪就怪燃油費吧。還有保險費和科學技

術。(稍頓)看看你自己,瑞安,這么年輕

就冥頑不靈啦……

瑞安:我……沒有冥頑不靈。

克雷格·格雷戈里:我希望你能帶她

熟悉一下環境。

瑞安:我怎么會明白這里將要發生

什么事情?還是讓弗格森去吧。

克雷格·格雷戈里:我說的不是這兒。

很快,瑞安就明白了克雷格的意

思——帶她出差。

瑞安:不。

克雷格·格雷戈里:嗨,你不是相當自

信,覺得這女孩對這行一竅不通嗎……

瑞安:抱歉。我只是不認為遠程視頻

這種做法足以讓你對整個公司進行改革。

克雷格·格雷戈里:說得好。所以,你

的機會來了。向她展示你的魔力,帶她熟

悉整個工作情況。

瑞安:我又不是他媽的導游。

克雷格將一只手窩成杯狀,又將一

張折疊起來的即時貼夾在手指之間,擺

成船帆的造型。

克雷格·格雷戈里 (指著自己的

手):這是一艘船。

克雷格舉起另外一只手的指頭。

克雷格·格雷戈里:這就是你。

瑞安思量著這個可笑的比喻。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想上船嗎?

瑞安:是。一個人。

克雷格·格雷戈里:瑞安,我們已經

敲響了鐘聲。所有人都得上船。如果你想

置身事外一段時間,你可以這么做。但你

永遠不可能單獨行動。(起身離開)想明

白了告訴我。

瑞安心神不寧。

內景 瑞安公寓 白天

瑞安正在往拉桿箱里擺放物品。箱

子被安排得既實用又有條理。一切收拾

停當的時候,他看到了那張紙板人像。

瑞安試著將它放進敞開的行李箱,

顯然,它比行李箱長了兩英寸。他換了個

角度,依然解決不了問題。

瑞安:哎。

他將紙板人像擺在行李箱中間,想

拉上拉鏈,但拉鎖無法將照片圍進去。有

那么一會兒,仿佛他是在用拉鏈攻擊那

兩個人像的腦袋。還是沒有用。

沮喪的沉默。

(切至)

拉桿箱,被人拖著在機場里前行。紙

板人像上瑞安妹妹和她未婚夫的兩個小

腦袋從行李箱頂部露出來。兩條拉鎖分

別從兩旁向一處集中,看上去他們就像

是從汽車天窗里向外窺探的小矮人。

內景 奧馬哈 艾普利機場 清晨

瑞安避開人群,拖著他的拉桿箱,朝

自動驗票機走去。

突然,他停下腳步,看到娜塔莉正在

同 她 的 男 友——一位二十多歲的帥

哥——道別。他對這公開場合下的親昵

行為無動于衷。片刻后,兩人分開,瑞安

也隨即離去。

娜塔莉看到瑞安后便拖著自己那

碩大的行李箱朝他走來。行李箱刮擦水

磨石地面的聲音讓瑞安的脊背泛起一

陣寒顫。

她來到瑞安面前,哐當一聲將沉重

的提包放在地上。瑞安打量著她這套裝

備,然后抬頭望著她。

娜塔莉:怎么了?

(切至)

一排拉桿箱

內景 機場 旅行箱店鋪 清晨

瑞安抽出一個箱子的拉桿,來回推

拉著。

娜塔莉:我真的非常喜歡我的行李箱。

瑞安:沒錯,那可真是件行李。(無

視她的神色)你知道你會在登機時浪費

多少時間嗎?

娜塔莉:不知道,大概五分鐘……

瑞安:每次浪費三十五分鐘。我一年

要出差二百七十天。這意味著總共一百

五十七小時……也就是七天。(指著她

的行李箱)你真的要為它浪費整整一周

時間嗎?

內景 航站樓大廳 清晨

娜塔莉在大廳中央重新整理她的新

箱子。瑞安在一旁幫著她丟棄一些物品。

內景 機場 安檢處 清晨

瑞安觀察著各條“不良通道”,然后

發現一群亞裔人。

瑞安:很好,亞洲人。

瑞安朝他們走去。

娜塔莉:沒開玩笑吧。

當他們經過第一通道時——我們看

到一家六口。

瑞安:永遠不要排在帶小孩的旅客

后面。我從來沒見過有誰能在二十分鐘

之內將嬰兒車折起來。

第二條通道——是一對老夫妻。

瑞安:老年人更糟糕。他們身上的零

件全都不好使了,還一點兒也不珍惜自

己在地球上的最后時光。

第三通道——兩名中東地區男子。

瑞安:他們意味著六個字:隨機額外

抽查。

瑞安和娜塔莉跟著亞洲人進入第四

通道。

瑞安:亞洲人。他們行李少,講究效

率,穿休閑皮鞋。上帝愛他們。

娜塔莉:你這是種族歧視。

瑞安:我和我老媽一樣。對人抱有成

見。但這樣快多了。

內景 飛機場 安檢處 片刻后

瑞安正在系皮帶,他已經通過安檢

了。我們聽到“嗶”一聲,是娜塔莉,她正

在自己身上尋找引發警報的金屬物品。

她還忘了把筆記本電腦從提包里拿出

來。真是一團糟。

內景 波音777 飛行途中

瑞安在認真閱讀機上購物指南。娜

塔莉用筆記本電腦處理表格文件——聲

音響亮……她使勁兒擊打著鍵盤。這引

起了瑞安的注意,他抬起眼睛。

瑞安:你對它有意見嗎?

娜塔莉:沒有。怎么了?

瑞安:法茲·多米諾①都沒你敲得狠。

娜塔莉:我有正經事兒。

瑞安:什么正經事兒讓你打字這么

帶勁?

娜塔莉:我正在起草一個裁員工作

流程。提問與回答。行動與反應。一種類

似分支圖的表格,告訴你解雇員工的所

有步驟。

瑞安:給誰用?

娜塔莉:從技術角度講,你可以把它

交到任何一個人的手上,他們按照這個

就能立刻裁員了。所有的工作只要跟著

步驟來就行。

瑞安:娜塔莉,我們的工作目的,你

覺得它是什么?

娜塔莉:我們幫助新失業的員工克

服精神上和身體上的障礙,以便他們

能重新找到工作……同時……降低訴

訟率?

瑞安:那是我們對外宣傳的詞兒。不

是我們真正要做的事兒。

娜塔莉:是嗎,那我們做什么呢?

瑞安:我們的工作目的是讓這個過

渡期變得可以忍受——將一顆顆受傷的

心靈擺渡過這條充滿絕望、恥辱以及自

我懷疑的河流,就在他們能隱約看到希

望與光明的彼岸時……(坦誠地)停下

我們的船,把他們推進水里,讓他們自己

游,我們則劃著船,返回他們被放逐的地

方,把我們的賬單呈給雇主。

娜塔莉:說得真是太好了。你在彩排嗎?

娜塔莉笑著繼續她的工作。瑞安還

要說些什么,卻又把話咽了回去。

內景 機場 出租車等候處 白天

瑞安從那些慢悠悠的旅客身旁快步

走過,娜塔莉盡力跟上他的步伐。

瑞安的手機鈴聲響起。他看了看來

電顯示,微笑起來。

瑞安:嗨,我一直等著你給我打電話呢。

(對切)

① Fats Domino:20世紀50年代美國著名的

搖滾樂歌手及詞作者。——譯者

內景 賓館會議室 白天

愛莉克斯正在用手機通話,一名助

手在她身后折起便攜式投影儀屏幕。

愛莉克斯:我在亞特蘭大。給我推薦

一家餐廳吧。

瑞安(微笑):法特瑪茲。別忘了帶

上圍嘴。(對娜塔莉)你先走,我去“藝

術大師”汽車租賃處那兒找你。

瑞安走到電梯井處繼續通話。娜塔

莉離開。

愛莉克斯:你沒給我打電話啊。

瑞安:哦,我不知道打給你是否合

適……

愛莉克斯沒有回答。她走到一個僻

靜處。

愛莉克斯:合適?瑞安,我可不是你

在暴風雪中碰巧帶回家的女仆什么的。

你不用考慮這些事情。下次你再擔心禮

節的時候……就把我當成你自己……只

不 過 長 著 陰 道 而 已。如 果 你 想 打 電

話——盡管打。

瑞安興奮起來……這女人真夠帶勁

兒的。隨后他恢復了平靜。

瑞安:我什么時候能見到你?

愛莉克斯:我要從哈茲菲爾德機場趕

往杜勒斯機場。然后在芝加哥奧黑爾機場

轉機去路易斯維爾的斯坦迪福特機場。

瑞安(同情地):哦……真遺憾。

愛莉克斯:是啊。

瑞安:你在奧黑爾停留多久?斯坦迪

福特可以買到聯票……你能等我嗎?

愛莉克斯(微笑):好,我等你。

兩廂盡歡。

內景 電梯 白天

瑞安和娜塔莉乘電梯而上,手中拿

著公文包。娜塔莉的身體前后晃動。瑞安

注意到她的反應。是緊張?還是興奮?

叮!——電梯門打開。

內景 前臺 白天

瑞安朝接待處的女孩走去。

瑞安(對前臺女孩):我是瑞安·賓

厄姆,從CTC公司來的。

前臺女孩在她的電腦里查找這個名字。

前臺女孩:你這次來要見誰?

瑞安:你們銷售團隊一半人員。

內景 沒有窗戶的會議室 白天

瑞安和娜塔莉并排坐在一張聚氨酯

會議桌旁。

瑞安:你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觀察

和聆聽。當我提到資料的時候,你就把這

個遞給他們。

瑞安指了指一摞文件。看得出來,娜

塔莉對自己沒機會裁人而感到失望。

娜塔莉:一份資料定終身,你是不是

也覺得奇怪?

瑞安:人生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是這

樣的。

一段簡短的蒙太奇——各種各樣的

人正在遭受解雇。

瑞安:約翰遜先生……(一個新面

孔)贊布羅塔先生……(一個新面孔)切

爾西女士……(一個新面孔)今天是你

們在這兒的最后一天。(一個新面孔)但

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你們新生活的開始。

黑人:因為我是黑人?

老年人:……因為我老了?

年輕女子:……因為我不肯和比爾·

弗朗西斯口交?

娜塔莉也想參與談話,但她還是忍

住了。

瑞安:這不是責怪誰的時候。只是你

的職位不再屬于你了。

生氣的亞裔女性:難道這樣就能讓

我好受些?

中年男子:讓我怎么跟我妻子解釋?

另一個中年人:……怎么和孩子們說?

抽泣的禿頂男人:我該做些什么?

瑞安:我希望你下周能花時間好好

看看這份資料……

瑞安朝娜塔莉點頭示意,娜塔莉不

情愿地將材料遞給我們剛才見過的那

些人。

瑞安:把“技能組合”那張單子填好

……還有“希望與夢想”那份表格……

以及“理想抱負”那張樹形圖。

我們看到“理想抱負”樹形圖。

瑞安(加重語氣):答案就在這里。

更多的資料分發出去,瑞安不斷重

復著……

瑞安:答案就在這里。(另一個人)

答案……(另一個人)答案……(另一

個人)就—在—這—里。

(切至)

鮑勃,那雙曾因哭泣而發紅的眼睛

已經沒有了淚水,他憤怒地盯著鏡頭。

鮑勃:我該怎么跟他們說?

鮑勃將孩子們的照片正對鏡頭。

娜塔莉再也憋不住了。

娜塔莉:也許你低估了換工作給孩

子們帶來的積極影響。

瑞安看著娜塔莉,她一定是哪根神

經出了問題。

鮑勃:積極影響?

娜塔莉:對,有資料表明,受過輕微

心理創傷的孩子會在學業方面有自我激

勵的傾向。

鮑勃:你去死吧。我的孩子們會這么

想嗎?

娜塔莉卡了殼。瑞安立刻接過話茬兒。

瑞安:對你而言,孩子們對你的崇拜

很重要,是不是?

鮑勃:是。當然。

瑞安(直言不諱地):不過,我懷疑

他們從來沒崇拜過你。

鮑勃大吃一驚。他被惹毛了。

鮑勃:嗨!混蛋,你不是應該安慰我嗎?

瑞安:我不是心理醫生,鮑勃。我是

來提醒你的。你知道孩子們為什么熱愛

運動員嗎?

鮑勃:因為他們能把內衣模特搞到手。

瑞安:不,那是我們崇拜運動員的原

因。孩子們熱愛他們,是因為他們追逐自

己的夢想。

鮑勃:我可不會灌籃。

瑞安:但你會烹飪。

娜塔莉看了一眼瑞安——他到底想

要干嗎?

鮑勃:你說什么?

瑞安拿起鮑勃的簡歷。

瑞安:你的簡歷說你輔修過法式烹

飪藝術。大多數學生只會在肯德基炸雞

塊。而你在皮卡多餐廳擦桌子的時候就

能養活自己了。你大學畢業之后就在這

兒工作。(抬頭看著鮑勃)他們付你多少

薪水就讓你放棄了夢想?

鮑勃(悶聲悶氣地):一年兩萬七千

美元。

瑞安:你準備什么時候停下來,重新

做那些讓你開心的事兒?

鮑勃聳了聳肩。

瑞安:你相信命運嗎,鮑勃?

鮑勃:命運?

瑞安:對。你知道,冥冥之中,我們所

做的一切都是我們注定要做的事情。

鮑勃:我是在加油站遇到我妻子的。

瑞安:沒錯。所以我想,是命運正在

告訴你該做什么,鮑勃。

鮑勃抬起頭,直視瑞安的雙眼。

瑞安:我見過有人在同一家公司工

作了一生。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可他們

沒一刻是開心的。(為加強效果稍作停

頓)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機會。一

次重生的機遇。如果不為你自己……那

就為孩子們這么做吧。

鮑勃的眼睛再次濕潤。他已經變了

一個人。

瑞安瞟了娜塔莉一眼,示意她把資

料遞過去。

娜塔莉立刻意識到了,她將文件遞

給鮑勃。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大堂

傍晚

一位商務女士正在普通隊伍里排隊

等候。瑞安從她身邊經過,走向“榮譽會

員通道”。在各自的隊列里,他們都排在

第一個。

女人看了瑞安一眼,嘆口氣。娜塔莉

躲在后面,她對瑞安的行為感到困惑,但

又不想引發矛盾。

柜臺服務員示意瑞安向前。瑞安拖

著他的拉桿箱走過去,女人憤怒地舉起

她的手。

商務女士:我都等了十分鐘了。他剛

到,還插隊。

柜臺服務員:我們為榮譽會員提供

優先服務。

瑞安從柜臺上抓起一本“榮譽會員

手冊”,遞給商務女士。

瑞安:你應該看看這個……他們的

促銷做得不錯……

商務女士一把將瑞安手中的冊子打

落在地。

商務女士:滾開。

瑞安回過頭,看著柜臺服務員,笑了

笑。柜臺服務員為他刷卡。

里程卡的數碼又增加了幾千點。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公共

洗手間 傍晚

娜塔莉洗著雙手,隨后停下來,望著

鏡中的自己。片刻后,她聽到有人在某個

隔間里哭泣。她想上前看看這位女士是

否安好,旋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也

許是我解雇了她。

娜塔莉抽出一張紙巾,擦干雙手,

離開。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餐廳

傍晚

娜塔莉在餐桌旁坐下,內心顯然有

些不安。

瑞安:你沒事吧?

娜塔莉(迅速恢復常態):沒事。很

好。就在此時,他們的晚餐被端上來

了……非常豐盛。娜塔莉的眼睛來回掃

視著,不明白這里為什么會有三道主菜,

還有一些小吃。

娜塔莉:你很餓嗎?

瑞安:我們每餐可以報銷四十美元。

我要盡可能多地積攢里程。

娜塔莉:好啊,跟我講講這里程是怎

么回事吧。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是指常客

飛行里程嗎?

瑞安看著娜塔莉——她真的準備接

受嗎?

瑞安:你愿意聽嗎?

娜塔莉(假裝認真的樣子):我非常

想知道。

瑞安:如果能夠節省的話,我不會隨

便花一枚硬幣,除非它能幫我積攢里程。

我說的可不是賓館房間,也不是租車,而

是指網絡服務,音樂下載,網上花店,遠

程運營商。所有這些。我會根據他們能夠

兌換的里程數來購物,并且比較他們哪

個更有價值。

娜塔莉:那你積攢里程是為了什么?

夏威夷?還是法國南部?

瑞安:不,并不是這樣……里程是我

的目標。

娜塔莉:這么簡單?為了里程而積攢

里程?

瑞安:是我腦子里有個數字,但還沒

有達到。

娜塔莉:哇,有點兒抽象啊。你的目

標到底是多少?

瑞安:我不想說。

娜塔莉(開玩笑):是個秘密?

瑞安:五百萬英里。

娜塔莉:哦。五百萬英里不過是個數

字而已?

瑞安:圓周率也不過就是個數字。

娜塔莉:好吧,我們都需要一個愛好。

瑞安再次看了娜塔莉一眼——愛好?

娜塔莉:哦,嗨,我并不鄙視你的愛

好。我理解。這聽上去挺酷的。

瑞安:我將是第七個達到這一里程

數的人。好多人已經登月行走了。

娜塔莉:他們會為你組織盛大的典

禮?還是其他什么儀式?

瑞安:你會獲得終身鉑金忠誠榮譽

會員身份。還會見到總機長……然后把

你的名字刻在機身上。

娜塔莉(翻著眼珠子):男人們總是

喜歡把自己的名字留在各種地方……就

像沒長大的孩子——需要到處撒尿。

瑞安:為什么這么說?

娜塔莉:那其實是對死亡的恐懼。就

像“是啊,總有一天你會死的”。

瑞安:是嗎,那你為什么認為獨有男

人如此?

娜塔莉:很簡單——你們不能生孩子。

瑞安忍不住笑了起來。

娜塔莉:如果我已經積攢了這么多

里程,我就找個機場,看看目的地顯示大

屏,選個地方,然后出發。

這一想法讓兩人都陷入了沉思。

內景 賓館11層 瑞安房間 夜晚

瑞安看著窗外。一架飛機正在起飛。

電視上: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梅納

德·芬奇,站在一架波音727旁。他穿著一

件老式短夾克。

梅納德·芬奇:嗨,我是梅納德·芬

奇。當我說到“忠誠”這個詞的時候,你

想到了什么……?

瑞安抬眼望去。

瑞安:我要去找你,梅納德。

瑞安手機鈴聲響起。他將電視調成

靜音,接聽電話。

瑞安:喂?

卡拉:你收到包裹了嗎?

瑞安:嗨,卡拉……

內景 卡拉家 餐廳 夜晚

卡拉將賬單還有健康保險等單據攤

在桌子上,電話夾在肩膀和腦袋之間,手

里忙活著。

卡拉:是一個叫戴安娜的什么人簽收

的……所以想確認一下你是否收到了。

瑞安:是,我收到了。

卡拉:戴安娜是誰?

瑞安:一個鄰居。有什么需要效勞的

嗎,卡拉?

卡拉:塔米·詹森。茱莉的伴娘。她在

圣路易斯。她的車在店鋪里,所以不得不

坐飛機……

瑞安: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卡拉:人家的報價她支付不起。往返

機票是一千兩百美元。我恨死這些航空

公司了!我想也許你能幫他們兌換一些

里程?

瑞安:我們可以想想別的辦法。

卡拉:真荒唐,瑞安。這太可悲了。

瑞安:給她買張火車票。幫她租輛

汽車。

卡拉:這就是你出的鬼主意?

瑞安:茱莉不穿化纖衣料。那就是

她。你不吃雞蛋。這就是你。說話直來直

去是我的風格,沒必要為此而道歉。

卡拉:你拍照片了嗎?

瑞安:沒有……我對你說過我會

“盡力”。

卡拉:這話應該對茱莉說。

瑞安:火車票。我會付錢。

卡拉:我們都殷切地期待著你的光臨。

(切至)

瑞安躺在床上 深夜

床頭柜上,瑞安的黑莓手機“嗡嗡”

作響。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一條短

信——

愛莉克斯:“我睡不著。一直在想你。”

瑞安回復短信:“我也是。就這么躺著。”

黑莓手機震動。

愛莉克斯:“你去找個人干吧。”

瑞安大笑,回復她:“謝謝你的建議。”

黑莓手機震動。

愛莉克斯:“做個關于我的美夢。”

瑞安微笑起來。他盯著短信,片刻

后,放下手機,關上燈。

外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清晨

電梯門打開,瑞安走出來。他看了看

手表,環顧大廳……隨后聽見有人在說

話……

瑞安轉過拐角,發現娜塔莉正戴著

耳機對著電腦屏幕講話。她正在和某人

網聊,我們只能聽到她這一方的內容。瑞

安決定偷聽一會兒。

娜塔莉(通過網絡):自己一個人睡

在大床上開心嗎……?(嘆氣)正確的答

案是“不”。你應該說,太孤單了。(聽對

方)我知道你喜歡攤開手腳睡覺……是,

我希望你說實話。只不過……哦,你想要

多涼就弄多涼吧。(聽對方說話)不,我很

好。跟我說點兒甜言蜜語吧。(微笑)不

錯。你想我了嗎?(聳肩)我很快就會回去

了。不知道這樣的工作鍛煉還要持續多

久。他還行……你知道,很難讓這群家

伙接受改變。(聽對方說話,轉著眼珠)

我……我才不會回答這個問題呢……我

對他沒那個意思……他太老了。

瑞安皺起眉頭。對著鏡子檢查自己

的容貌。

娜塔莉(對著電腦):這取決于工作

進展有多快。我們隨時準備起飛,不管怎

樣,我都會打給你……(失落地)好吧,

我們明天再聊。

娜塔莉親吻自己的指尖,然后用它

輕觸筆記本電腦的內置攝像頭。

當她下線后,瑞安轉過拐角。

娜塔莉:嗨,你好。

瑞安:早上好。

娜塔莉:房間里網速太慢了。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大堂

清晨 片刻后

在往外走的路上,娜塔莉注意到一

張婚禮展臺。

娜塔莉:人們真會在霍姆斯泰德連

鎖酒店舉行婚禮嗎?

瑞安:你的沒準兒更糟。

娜塔莉:無所謂。

他們走出去。娜塔莉看上去有點兒

失落。

瑞安:你還好吧?

娜塔莉:沒事。我很好。

瑞安:你能幫我一個小忙嗎?

外景 露天停車場 白天

娜塔莉手里端著一個照相機,不停

地指揮著——

娜塔莉:左,往左,再往左……向左

一英寸……好。

我們看到——瑞安手里拿著茱莉和

吉姆的紙板人像。

相機顯示屏上,茱莉和吉姆仿佛站

在達拉斯國際機場前一樣。

娜塔莉:我不明白。

瑞安:我妹妹是個怪人。她覺得這樣

很有趣……像小矮人一樣。

娜塔莉:不,我的意思是……你妹

妹為什么要拍一張達拉斯機場前的假

照片?

瑞安:她覺得能來達拉斯國際機場

是件幸運的事。這是世界上最大的機場

之一——擁有自己的郵政區號。

娜塔莉:哦。真不錯。

娜塔莉拍下一張照片。

瑞安:真不明白她為什么希望有東

西來提醒她自己有這么多地方沒去過小品劇本

娜塔莉:我想她肯定會因為沒來這

個機場而感到遺憾。

瑞安:這兒比其他機場的跑道都

多……是世界……第七大機場。

娜塔莉放下照相機。

內景 飛機上 白天

舷窗外一掠而過的景色。

越過牧場和公路,下方那些輪廓鮮

明的白線和數字,標志著他們飛過的每

一英里。

瑞安將一本“里程項目”宣傳冊遞

給娜塔莉。她開始填寫。

內景 裝瓶公司 會議室 白天

一位敏感的三十多歲的男子正在哭

泣。開始嚎啕。瑞安和娜塔莉看著他,沒

有任何反應。

娜塔莉瞅了瞅瑞安。她想說點兒什

么。瑞安伸出手,做了一個全球通用的

“慢慢來”的手勢——“別急”。

男人繼續哭泣。涕泗橫流。真令人尷尬。

娜塔莉越來越急躁。她就要開口了。

瑞安再次伸出手:“等一會兒”。

又過去了一段時間。莫名其妙地,沒

做任何解釋,男人起身,離去。

瑞安:有時候,人們只需再多那么一

秒鐘。

娜塔莉:求你了,看在上帝的分上,

能讓我解雇下一個嗎?

瑞安考慮片刻。

(切至)

一位三十多歲的職業女性,穿著時

髦的套裝,坐在會議桌前。

娜塔莉端坐一旁。

時髦套裝女:我要被解雇了,對嗎?

娜塔莉:我們來這兒是想和你談談

你的未來。

時髦套裝女:不用說得那么好聽。我

受過培訓。他們能提供什么補償?

娜塔莉:在這份資料里,你能看到一

攬子完備的補償計劃。

時髦套裝女:說重點吧。

娜塔莉:三個月的工資。六個月的醫

療保障。還有我們CTC公司提供的全年求

職服務。

時髦套裝女:求職服務?真不錯。

娜塔莉:一般來說,每一萬美元的期

望薪酬需要一個月的求職時間。

時髦套裝女:看來我得花很長時間

來找工作。

娜塔莉:也未必……

時髦套裝女:哦,你不用那么費心。

我對自己的計劃充滿信心。

娜塔莉(精神振奮):哦,真的嗎?

潮水高漲是在清晨還是在傍晚?

娜塔莉:我不知道。為什么問這個?

時髦套裝女:我公寓旁邊有一座漂

亮的大橋。我需要籌劃一下什么時候跳

下去。

說完她便起身離去。娜塔莉開始發抖。

外景 公司花園 白天

娜塔莉沖出大門,坐到長椅上,一副

六神無主的樣子。瑞安在她身后。他把手

搭在她肩上。

瑞安:人們總是會這么說。這只是一

時的反應而已。

娜塔莉:真的嗎?

瑞安:真的。人們總是會說些瘋話。

他們會振作起來的。

娜塔莉:她看上去很冷靜。

瑞安(不自信地):這是一個好兆頭。

娜塔莉:他們不會真的那么做?

瑞安:不會……他們就是說說而已。

娜塔莉:你怎么知道的?你跟蹤調查過?

瑞安:我的意思是,不,那之后肯定

不會有什么好事兒,但我覺得你用不著

為此而擔心。

顯然,娜塔莉還是憂心忡忡。

瑞安: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在人們最

脆弱的時刻同他們交談,然后讓他們自

己漂流。

(切至)

一張瑞安站在演講臺上的照片。上

面的標題是:

“背包理論”

——瑞安·賓厄姆

內景 某賓館會議室 下午

瑞安站在和影片開頭場景相似的一

群人面前。

瑞安:好吧,我知道這有點兒困難,

不過,請跟著我的思路來。你現在有一個

新背包……但這次,我希望你們把人裝

進去。從點頭之交開始,辦公室里的同

事,朋友的朋友,然后是那些你信任的

人,那些能夠和你分享隱私的人。現在,

是那些家庭成員——侄子們,姨媽們,還

有叔叔舅舅。再把你的兄弟姐妹以及父

母雙親裝進去。把他們全都裝進這個背

包里。最后是你的丈夫或者妻子,男朋友

或是女朋友,把他們也裝進去。

人群中一陣竊笑。第一次,我們看到

娜塔莉站在一旁觀瞧。

瑞安: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們燒了

它的。

又是一陣笑聲。

瑞安:感覺一下這個背包的重量。毫

無疑問,人際關系是你生命中最沉重的

組成部分。感受背包的肩帶深深地勒進

你的雙肩。所有這一切,談判,爭論,秘

密,還有妥協。

瑞安讓人們體會著他的話語,感受

著“重量”。

瑞安:現在把這個背包放下。

你能覺察到氣氛輕松下來。

瑞安:你用不著承受所有這一切。

顯而易見得到了認同。

瑞安:有些動物需要彼此相伴。共度

一生的時光。不幸的戀人。一夫一妻制的

天鵝。我們不是這些動物。

瑞安開始強調自己的結論。

瑞安:我們行動越慢,離死亡就越

快。我們不是天鵝,我們是鯊魚。

內景 賓館 配樓 下午

瑞安已經結束了演講,正在和一些熱

切的“落了課的人”交談著。瑞安接過名

片,盡心竭力地解釋著自己的那些理論。

與此同時,在樓下,娜塔莉已經打完

電話了,看上去有些發抖。她關上手機,

默默地將它放進衣服口袋里。

內景 機場大巴 下午

娜塔莉和瑞安乘大巴返回機場。我

們聽到娜塔莉正在對瑞安的理論發起

猛攻。

娜塔莉:從來沒有……?

瑞安對其他幾個乘客笑了笑,仿佛

在說“抱歉”。

娜塔莉:你從來都沒想過結婚?從來

沒想過要小孩?

瑞安:有那么奇怪嗎?

娜塔莉:是的。很奇怪。

瑞安:我覺得沒有意義。

娜塔莉嘆了口氣。

瑞安:推銷給我吧。

娜塔莉:什么?

瑞安:把婚姻推銷給我。

娜塔莉:我……哦……你覺得愛情

怎么樣?

瑞安:哎……

娜塔莉:好吧。穩定?

瑞安:你知道有多少穩定的婚姻?

娜塔莉:有個人和你談心,陪你過一

輩子?

瑞安:我周圍到處都是可以談心的

人。我覺得這沒什么不同。

大巴停下來,所有人都拿起自己的

行李。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大廳

白天

瑞安和娜塔莉走進來,還在繼續剛

才的話題。

娜塔莉:不會一個人孤獨地死去,這

個理由怎么樣?

瑞安停下來,對此話題開始發表演說。

瑞安:從我十二歲起,我爺爺奶奶就

分別搬進了養老院。我父母后來也住了

進去。(稍頓)如果沒有意外,我們都會

孤獨地死去。

瑞安轉過身,思考著什么,然后又轉

回去。

瑞安:那些穿著白球鞋,拿著盛滿了

“酷愛”飲料的杯子,扎堆死在圣地亞哥

的邪教教徒們,他們死得倒是不孤單。

娜塔莉看上去快要哭了。

瑞安:我只是說——還有別的理由。

莫名其妙地,娜塔莉大哭起來。

瑞安(輕聲地):哦,見鬼。

娜塔莉在大廳中央蜷縮起身體。

娜塔莉:布賴恩和我分手了。

瑞安:哦……嗨……

瑞安走過去擁抱娜塔莉,她直接撲

到他的雙臂中——哭得昏天黑地。

瑞安環顧四周,想找個地方先把她

安頓下來。然而,他卻發現了——

愛莉克斯——她好奇地看著這個正

在抽泣的年輕女孩。

瑞安:嗨,愛莉克斯。這位是娜塔莉。

娜塔莉,這位是我的……朋友,愛莉克斯。

愛莉克斯:應該讓你們單獨呆一會兒。

娜塔莉努力恢復平靜。這副模樣可

不優雅。

娜塔莉:不,沒事兒。我很好。只不過

是為了愚蠢的感情。

娜塔莉同愛莉克斯堅定地握了握手。

愛莉克斯:喝點兒什么嗎?

瑞安對這一提議表示質疑,此時……

娜塔莉:讓我們談談吧。

娜塔莉頭前帶路。愛莉克斯和瑞安

彼此快速地打了個招呼。

(切至)

娜塔莉手機屏幕

上面寫著:我們該分手了。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休閑

吧 稍后

三個人坐在一個火車座里。娜塔莉

啜了一口酒。她看上去平靜了許多。

愛莉克斯:他發短信和你分手?

瑞安(略帶挖苦之意):就像通過網

絡解雇員工一樣。

娜塔莉和愛莉克斯同時瞟了瑞安一眼。

愛莉克斯(指她的前男友):真是個

狡猾的混蛋。

娜塔莉:是啊,但我又成什么人啦?

一個愛上混蛋的傻瓜?

愛莉克斯:我們都會愛上混蛋的。混

蛋們天真率直,難以捉摸,又充滿趣味。

當發現他們是混蛋時,我們又覺得驚訝。

娜塔莉:我是為了他才去奧馬哈的。

瑞安:真的嗎?

娜塔莉:本來有一份舊金山的工作

等著我,而他卻在康尼格拉食品公司找

到了工作。他對我說,我們可以一起開始

生活。所以我就跟他來了。

瑞安:來到了奧馬哈。

娜塔莉:我對著鏡子,只看到了妥協

……我應該做些什么。

愛莉克斯:你會做很多事情。

娜塔莉:我只是不能……我一直覺

得我現在都該訂婚了。(收住了話頭)無

意冒犯。

愛莉克斯:沒事。

瑞安:不會。

娜塔莉:我十六歲的時候覺得自

己二十三歲就會結婚,沒準還生了個小

孩……白天坐辦公室,晚上出去休閑娛

樂。我現在都應該開上大切諾基了。

愛莉克斯:歲月可能就那樣流逝了。

娜塔莉:現在我放眼二十九歲,因為

三十歲……那太恐怖了。我的意思是,你

以前覺得你會在什么時候……

娜塔莉小心地措辭,不確定愛莉克

斯到底芳齡幾何。

愛莉克斯:我沒這么想過。

瑞安:到了某個時間,你就別想什么

最后期限的事了。

愛莉克斯:這樣會起反作用的。

娜塔莉:我不想說任何……反對女

權主義的言論。我的意思是,我非常感激

你們這一輩人為我做的一切。

愛莉克斯(“我們這一輩人?”):這

是我們的榮幸。

娜塔莉:但有時候又覺得如果沒有

找到我的真命天子,不管多么成功,我都

覺得沒意義。

愛莉克斯:你認為這個男人就是你

的真命天子嗎?

娜塔莉:是,我是這么以為的。我不

知道。我本來可以讓他成為真命天子。他

符合我的標準。

瑞安:標準?

娜塔莉:我喜歡的類型。白領。大學

畢業。愛小狗。喜歡喜劇電影。身高六英

尺一英寸。棕色頭發。一雙和善的眼睛。

從事金融工作,但也喜歡戶外運動,當然

是在周末。(我們覺得她這么干過。)我

總是想象他應該有個單音節的名字,比

如馬特,或者約翰或者……戴維。在完美

世界里,他開著一輛四輪驅動的汽車,除

了他的金毛犬以外,只愛我一個人。當

然,他還要有可愛的笑容。(對愛莉克斯

和瑞安)你呢?

愛莉克斯和瑞安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瑞安:我不知道……

娜塔莉:我說的是愛莉克斯……

瑞安:哦。

愛莉克斯:哇,讓我想一下。(考慮

這個問題)嗯,在你三十四歲的時候,所

有對外表的要求都可以拋到腦后。當然

你會偷偷地祈禱他最好比你高。

瑞安微笑。

愛莉克斯:最好別是個混蛋?喜歡我

陪著他。家境良好。——但年輕的時候你

不會這么想的。(思考片刻)想要孩子……

喜歡孩子……想要孩子。身體健康,可以

陪他未來的兒子一起玩。

我們看到瑞安對這些話非常感興趣。

愛莉克斯:希望他掙的比我多。現在你

不會覺得這是個問題,但相信我,總有一天

你會明白的。否則后患無窮。(絞盡腦汁)

希望他頭上還有點兒頭發……?但我最近

已經不看重這些了。和善的笑容……對,

和善的笑容就足夠了。

愛莉克斯看著瑞安。瑞安正面帶微笑。

娜塔莉:哇哦。聽起來真讓人沮喪。

愛莉克斯和瑞安的表情——“沒那

么糟吧”。

娜塔莉:我應該和女人約會。

愛莉克斯:試過了。我們不能這么做。

娜塔莉看上去比交談伊始還要糟糕。

娜塔莉:我不介意一心撲在工作上,

我也不指望它能在床上抱著我睡覺。

(抬起頭)我現在還不想安定下來。

愛莉克斯:你還年輕。現在,你認為

安定對你來說就是失敗。

娜塔莉:對。就是這么回事。

愛莉克斯:別擔心,在你遇到真命天

子之前,你不會安定下來的……惟一能

做主的人,就是面前這位胸懷遠大理想

的二十四歲女孩。

娜塔莉破涕為笑。

瑞安看著愛莉克斯。他們之間的距

離拉近了。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大堂

白天

瑞安、愛莉克斯還有娜塔莉,拖著各

自的行李箱朝電梯走去。

娜塔莉:那么,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

瑞安和愛莉克斯陷入了尷尬,沉默著。

娜塔莉:怎么……?不合法嗎?

瑞安(趕忙聲明):不……

愛莉克斯:不是這個意思。

娜塔莉:這兒可是邁阿密。

瑞安:……我們準備參加技術聯合

會在酒店舉辦的閉幕派對。

娜塔莉看到一幫軟件工程師模樣的

人,脖子上掛著胸卡,混在人群中間。

娜塔莉:我不知道他們是對外開放的。

愛莉克斯:他們不對外。

娜塔莉(睜大雙眼):你們想混進去?

瑞安:我的意思是,我想也許……這

幫家伙的派對相當不錯……

愛莉克斯:他們錢多得不知道該怎

么花才好……

娜塔莉:不,不,我明白。我也要去!

內景 微軟公司例常派對 夜晚

企業彩色氣球。許多年輕人都身穿

印有徽章的馬球衫。擴音器里播放著

2003年的嘻哈樂曲。

瑞安、愛莉克斯和娜塔莉站在一個

高腳桌前。現在他們也掛著胸卡。娜塔莉

此時已經有些微醉了。

瑞安(對娜塔莉):這兒不錯吧?

娜塔莉:當然……真是個好主意。

(對愛莉克斯)你真漂亮。希望十五年以

后我看上去也能像你一樣。

愛莉克斯:謝謝你,娜塔莉。

一位技術協會領導走到舞臺上,站

在麥克風前。

協會領導:大家玩得開心嗎?!

人們歡呼起來。瑞安和愛莉克斯也

歡呼著,娜塔莉喊得尤其賣力。

協會領導:請大家一起把手舉起來,

讓我們歡迎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

……揚……M……C①!

樂隊奏響一首90年代的爵士樂即興

演奏曲《縱情跳躍》,果然,現在年已四

十的說唱樂歌手揚·MC走到舞臺上,開始

演唱——

揚·MC:對所有的小伙子來說這都是

個傳說……趕快照著女士們教的去做

……被擊落是因為你熱情過火……欲擒

故縱,才能讓女人們嫉妒……

所有人都瘋狂起來,大家開始跳舞。

瑞安和愛莉克斯也走到舞池里。他

們跳得不怎么樣,但玩得很開心。

瑞安:你說她沒事吧?

愛莉克斯:看……

娜塔莉已經找到了一個舞伴,那位

家伙根本不相信自己如此走運。她對他

大獻殷勤。瑞安微笑著。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夜晚

房間里,一場派對后的余興活動正

在進行。娜塔莉坐在角落里玩著猜拳行

令的游戲。幾個小伙子往窗戶外面扔東

西。有個家伙正在同一位晚會上的模特

套近乎,模特還穿著曳地長裙。

瑞安和愛莉克斯站在外面的露臺上。

瑞安:整整一周,我都非常想你。

① Young MC:美國著名說唱樂歌手(1967.5—)。

1989年以一曲《縱情跳躍》成名。——譯者

愛莉克斯:我知道。我也想你。我暗

自記住那些有趣的傻事,就是想以后能

講給你聽。

瑞安(感動地):真的嗎?

愛莉克斯:當然。被我嚇壞了吧?

瑞安:沒有。我喜歡你發的信息。真

是個手機調情高手。

愛莉克斯:小家伙們管這個叫“性息”。

瑞安(失笑):他們現在真的這么說?

愛莉克斯:帶勁兒吧?告訴你一個秘

密,可以嗎?

瑞安:當然。

愛莉克斯:偶爾,在開會的時候,我會

把手機塞到裙子里,等著你發短信給我。

瑞安喉頭蠕動。

瑞安:哦……真的嗎?

愛莉克斯(注意到了什么):哦,不……

愛莉克斯指了指角落里的娜塔莉。

她正在和先前那個舞伴愛撫接吻。

瑞安和愛莉克斯低聲笑起來。

一個軟件公司的“花花公子”興奮

地跑進來……

“花花公子”:嗨,斯蒂芬弄到一艘船!

大家歡呼起來,朝大門跑去。愛莉克

斯和瑞安交換了一個眼神。

外景 船上 夜晚

一艘漂亮的雙層游艇。船上廚房里,

一群人正在唱卡拉OK,娜塔莉唱的是那

首《萊安諾》。

與此同時,瑞安和愛莉克斯坐在船

尾,兩個人的雙腿懸在船外。

愛莉克斯:第一次坐飛機,我才七

歲。被人選中去當模特……

瑞安:難以忘懷吧?

愛莉克斯:也不是。是計劃好的。但

這些并不重要。最棒的事情是飛行。我還

記得爸爸拉著我的手走進機場……把機

票遞給我……然后登上飛機。那感覺就

像是……奇跡。(回憶片刻)我還記得我

父親的表現與平日不同,你明白嗎?他同

陌生人說話的方式,還有同空姐調情的

語氣……午餐的時候他還點了一杯“血

腥瑪麗”……我那時不過是個孩子,但也

忍不住想——當你乘坐航班的時候,你

可以做你想做的那個人。

瑞安:……或者做回你自己。

愛莉克斯:回到家,我就不再是此時

這個和你在一起的人了。

瑞安:這就是我“無家可歸”的原因。

愛莉克斯:我知道。你真酷啊。一匹

孤獨的狼。背著你的“空背包”。

瑞安略有遲疑。

瑞安:你知道“背包理論”?

愛莉克斯:我“谷歌”過了。

瑞安:真的嗎?

愛莉克斯:當我們迷戀一個人的時

候,現代女性都會這么做。

瑞安:沒讓你心煩吧?

愛莉克斯:嗯,那要看怎么說了。你

是因為討厭別人,還是僅僅因為他們拖

家帶口,所以才有了“空背包”的想法?

瑞安:我并不討厭別人。我可不是什

么隱士。

愛莉克斯:你是不想受束縛嗎?所有

那些同責任有關的事情?

瑞安:我從沒這么想過……讓我告

訴你我的第一次飛行吧。

愛莉克斯:好。

瑞安:那時我十六歲。

愛莉克斯:十六歲?

瑞安:我大器晚成。(繼續講故事)

那會兒是1月份,我剛剛拿到駕照。湖面

全都結冰了,大伙兒擠進我的車里,我們

開著車在冰面上碾圓圈玩。突然,不知怎

么的,我碰上了薄冰,車頭上翹,我們慢

慢沉入水中。

愛莉克斯:天啊……

瑞安:車門根本打不開,我們真的就

要被淹死了。很快,我失去了知覺。等我

醒來時,已經是在天上啦。那是一架直升

機,我躺在擔架上,一個穿制服的家伙告

訴我,我差點兒就沒命了。

愛莉克斯:上帝。

瑞安:懸吧?(回憶著)就在乘直升機

飛往醫院的途中,我坐了起來。在直升機

上,我看到了整個西部的景色。白雪皚皚

的大河。橋上汽車尾燈閃爍。(稍頓)我父

母對我說謊了。他們告訴我,我們住在世

界上最好的地方,而我卻看到,世界其實

就是一個整體,相互比較,沒有任何意義。

(言歸正傳)我們飛了二十分鐘。二十分

鐘就到了另一座城市,但我當時卻覺得非

常遙遠,以為跨越了半個美國……到了外

國的首都。我記得我當時就在想——別再

跟我說,這不是一個奇跡迭出的年代。別

再跟我說,我們不能四海為家。

瑞安找到了思路。回到先前的話題。

瑞安:我也不知道最初是怎么想到

“背包理論”的。大概我不希望被人打

擾吧。最近,我已經開始考慮,也許在我

知道往里面放什么之前,我需要先清空

背包。

然后,他們開始接吻。很明顯,此時

此刻的親吻同以往截然不同。現在,他們

的雙唇粘在一起,這才讓我們想起,相愛

的人是從親吻開始的。

突然,船上的燈光全部熄滅。馬達也

停止了轉動。瑞安和愛莉克斯回過頭,看

見軟件公司那個“花花公子”正從廚房

里走出來,他喝得醉醺醺的。

“花花公子”:嗨……我想我們沒汽

油了。

瑞安和愛莉克斯望著海岸……大概

有五百碼遠。不知怎么的,他們放聲大笑

起來。

外景 平底船 夜晚

瑞安和愛莉克斯裹在一條毯子下

面,蜷縮在橡皮艇角落里。橡皮艇慢慢向

岸邊劃去。

又冷,又濕,卻面帶笑容。

娜塔莉和戴維也在這兒……他們還

在接吻。

外景 海灘 夜晚

所有人都從橡皮艇上下來,大家邁

入冰涼的、及膝深的水中,涉水上岸。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大堂

夜晚

瑞安和愛莉克斯跟在娜塔莉還有她

的那位新伙伴后面,大家膝蓋以下全都

被海水浸濕了,所有人都拎著鞋子,光著

腳,蹦跳著進入賓館大堂。

內景 賓館 瑞安的房間 第二天

清晨

瑞安眼皮眨動著慢慢醒來,看到愛

莉克斯正在穿衣服。

瑞安:嗨,你起來了……

愛莉克斯:去等退票,然后到密爾沃

基開會。

瑞安(失望地):哦……好吧。

愛莉克斯(注意到他的神情,戲謔

地):哦,別這樣,是我讓你覺得自己下

賤了嗎?

瑞安:哦,還好……把錢放在抽屜里

就行。

愛莉克斯(甜蜜地):我會給你發信

息的,咱們互通一下日程安排。

愛莉克斯在他的面頰上匆匆一吻。

瑞安抓著她的手腕不讓她離開。

瑞安:我已不記得以前是否有人比

你更令我銷魂了。

愛莉克斯:我也是。

他們再次親吻,隨后瑞安放她離去。

愛莉克斯離開,房門關上。瑞安在床上又

躺了片刻。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咖啡

區 清晨

瑞安和娜塔莉安靜地吃著早餐。娜

塔莉神情略顯疲憊。沉默片刻。

娜塔莉:昨天晚上我有點兒失態。說

了些……我也不知道我都說了些什么。

我只是不想讓你覺得……

瑞安:放心吧。看到你能擺脫煩惱,

我也很高興。你早上是叫醒他的,還是偷

偷溜走的?

娜塔莉:什么?

瑞安:今天早上……你的新朋友。你

是把他叫醒然后同他尷尬地道別,還是

偷偷溜走,讓他覺得自己像個男妓?

娜塔莉(心虛地):我……溜出來的。

瑞安:外交禮儀總是很復雜。

娜塔莉:我不知道怎么做才對。

瑞安:有時候并沒有標準答案。

但是這些話并沒讓她覺得好受。

外景 邁阿密 海濱木板路 白天

走在海濱木板路上,可以望到小艇

停靠區里泊著幾艘大型快艇。瑞安和娜

塔莉又在為那張紙板人像拍照留影。

娜塔莉:愛莉克斯去哪兒了?

瑞安:她一大早離開趕去另一個城

市開會了。

娜塔莉:真遺憾。她家在哪里?

瑞安:芝加哥。

娜塔莉:你打算去找她嗎?

瑞安:不知道。我們的關系還沒到那

個份兒上。

娜塔莉:那你們現在是什么關系?

瑞安:嗯,比較隨意的那種。

娜塔莉:聽上去很特別啊。

瑞安:對我們兩個人適用就成。

娜塔莉:考慮過將來嗎?

瑞安:從來沒想過。怎么了?

娜塔莉: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嗎?

瑞安:沒有。

娜塔莉:你怎么能不考慮這些事情

呢?難道你腦海里從來都沒閃現過和某

人共度一生的念頭?

瑞安:很簡單,你是否有過和某人對

望,覺得他凝視你雙眸的眼睛仿佛可以

洞穿你的靈魂,隨后整個世界剎那間寂

靜無聲。

娜塔莉(終于脫口而出):當然有。

瑞安:很好。可我沒體驗過。

娜塔莉:你真是個混蛋。

娜塔莉將紙板人像掀翻在地,站

起來。

瑞安:哦,別這樣,我不過是在胡說

罷了,拜托,幫幫忙吧……

娜塔莉:你不覺得應該給她一個機

會嗎?

瑞安:什么機會?

娜塔莉:一個確立真實關系的機會。

瑞安:娜塔莉,等你再成熟一點兒,你

對“真實關系”的定義就會有所轉變……

娜塔莉:你能不能別總這么目中無

人?難道這就是你那套狗屁哲學原理之

一嗎?

瑞安:狗屁哲學?

娜塔莉:獨處啊,旅行啊,你覺得這

些很吸引人是嗎?

瑞安:不,那只是一種生活方式。

娜塔莉:那只是一種自我墮落的借口。

瑞安:哇哦。太夸大其詞了。

娜塔莉:去死吧你。

瑞安:你也去死吧。

娜塔莉:你建立起來的那套生活方

式讓你幾乎不可能擁有任何種類的人際

關系。現在這個女人正在挑戰你那些可

笑的“人生選擇”,她面帶笑容帶給你新

的體驗——你卻說和她只是隨便玩玩。

我需要長大?你才像個十二歲的孩子。

娜塔莉拂袖而去。

瑞安:我并沒受到什么挑戰……

一陣風突然將紙板人像從海濱木板

路上吹進水里。

瑞安:……媽的!

瑞安急忙去追那張紙板人像。他跑

下幾級臺階,來到距離紙板人像較近的

船塢上。紙板人像正慢慢沉入臟兮兮的

水中。

瑞安夠了一下……又夠了一下……

就在他的手指尖碰到它的時候……“噗

通”一聲掉進水中。

內景 霍姆斯泰德連鎖酒店 浴室

白天

瑞安渾身上下還濕漉漉的,他正在

用吹風機吹干那張紙板人像。

內景 邁阿密國際機場 大門 白天

像先前一樣,鏡頭跟拍從拉桿箱里探

出頭來的紙板人像,只不過,由于經歷了海

灣之旅,現在它有點兒輕微褪色和起皺。

瑞安和娜塔莉排隊準備登機。他們

身后站著一位正在打電話的商人。

打電話的男人(興奮不已):他會叫

“媽媽”了……?天吶……他會說話了

……他會說話了……!無法相信我居然

錯過了……哦,讓他來聽電話……嗨,夏

洛……你會叫“爸爸”嗎?(從電話另一

端只傳來啼哭聲) 爸——爸……叫啊

……夏洛,叫爸爸……叫爸……(他的

妻子接過電話)等一下,讓他聽電話好

嗎……沒關系……就一會兒……好嗎

……我想聽他叫……

其他乘客同這個家伙保持一定距離。

外景 邁阿密國際機場 停機坪

白天

我們從舷窗外看到瑞安。他仿佛陷

入了沉思。

外景 底特律國際機場 停機坪

白天

飛機在大雪中降落。

內景 道奇租賃車內 白天

瑞安和娜塔莉在沉默中驅車前行。

天氣非常寒冷。

瑞安:底特律人很難對付,他們態度

強硬。不要分神。一切從簡。把資料遞給

他們,然后讓他們走人。

內景 底特律公司 白天

瑞安和娜塔莉在前臺簽到。

內景 底特律公司 會議室 白天

房門打開。瑞安和娜塔莉走進來,兩了什么,立即駐足不前。

一臺電腦放置在會議桌上,為視頻

會議做好了準備。

出現在電腦屏幕畫框里的是克雷

格·格雷戈里。

克雷格·格雷戈里:歡迎來到底特律。

娜塔莉和瑞安對視了一眼。

瑞安:克雷格,這是怎么回事?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們倆這兩天工

作效率挺高。我想是時候建立起網絡了,

也該試試這個系統了。

瑞安:這是個大公司,克雷格。我們

到這兒是給他人帶來損失的。

克雷格·格雷戈里:你今天將位子暫

時讓給娜塔莉。

娜塔莉,昔日曾信心滿滿,此時卻保

持沉默。

內景 CTC公司 克雷格·格雷戈里

辦公室 稍后

克雷格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身體

前傾,看著電腦屏幕里的娜塔莉。

內景 另一間會議室 白天

一位五十多歲、毫不知情的中年男

子走進會議室,坐在另一臺電腦屏幕前。

(隨后的鏡頭中,我們將在娜塔莉

房間和男人的網絡談話之間對切。)

娜塔莉:你好,塞繆爾先生。我是娜

塔莉·基納。

塞繆爾(看著電腦屏幕):這是什么

意思?

娜塔莉:我希望我能給你帶來好消

息,但是,你在IGL公司的職位已經不再

屬于你了。

塞繆爾:你說什么?

娜塔莉:公司讓你離開這里。

塞繆爾:什么,就這樣嗎?我不相信

……你是誰?

娜塔莉:我是基納小姐。我來這兒是

想告訴你,你的職位……

塞繆爾:我在這兒工作了十七年,他

們就讓一個大學四年級的學生來解雇

我?這他媽的算什么事?

瑞安差點兒沒跳起來。他就坐在娜

塔莉旁邊,但避開了電腦攝像頭。

娜塔莉:沮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了。但如果能及早接受這些,并告訴自己

還有更多更好的機會,你很快就能重頭

再來。

塞繆爾先生差點兒沒哭出來。眼圈

紅紅的。

娜塔莉:任何一個曾經建立帝國或

者改變世界的人,都曾經歷過你現在的

處境。正因為他們經歷過這一切,他們才

能有今天的成就。

鏡頭仍然停留在這個房間,對著娜

塔莉和瑞安,但我們可以聽到塞繆爾先

生的哭泣聲。響亮而令人難堪。從隔壁房

間里傳出來。實際上,他們之間只有一墻

之隔。

娜塔莉:在你面前有份資料。

塞繆爾拿起資料,打開它。

娜塔莉:我希望你花點兒時間好好

看看。

塞繆爾開始翻看。

娜塔莉:所有你想知道的問題都

可以在這份材料里面找到答案。你越

早相信這個計劃,新的生活就會越早

向你招手。

塞繆爾放下資料。淚水撲簌簌地滑落。

娜塔莉:現在請回到辦公室,將你的

分享給小伙伴們:
本文標簽:

相關文章

評論

發表評論愿您的每句評論,都能給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帶來共鳴,帶來思索,帶來快樂。

簽名:

評論列表

    河北好运彩3号码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