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英國電影《空談無效》電影劇本賞析下集

2014-09-17 17:08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看看我的手指 ,這兒 ……那里受傷是最重

的 ,比別的任何地方都傷得厲害。

珍妮特 :手指沒斷吧 ?

瓦萊里 :我不知道。

珍妮特 :啊 ,那醫生怎么說 ?

瓦萊里 :沒有 ,他們都去關注腹中的嬰

兒了 ,不是嗎 ?

珍妮特 :該死的 ……那些該死的雜種。

要是他車再開得快點兒 ,你可能命都沒了。

你可能就死了。你想喝杯茶嗎 ?

瓦萊里 :咳 ,算了 ,別提了 ,媽媽。真倒

霉 ,我每次有行動 ,都他媽的要受傷。可以

給我加點兒糖嗎 ?

內景  雷蒙德和瓦萊里的寓所  晚上

同一天晚上遲些時候。

瓦萊里和米歇爾在看電視。

瓦萊里 :媽媽想要去衛生間。

她站起身來 ,往樓上去。她差不多上到

一半的時候 ,突然痛苦地彎下了腰。

瓦萊里 :米歇爾 ?

米歇爾 :什么事 ?

瓦萊里 :到這兒來一下 ,親愛的。你可

以去隔壁鄰居家叫帕特阿姨過來一下嗎 ?

我的天哪 !

米歇爾走了。

瓦萊里痛苦地幾乎縮回到她的外衣下

面。一小股血沿著她的大腿上流下來。她

流產了。

內景  醫院  晚上

瓦萊里躺在病床上 ,身體十分虛弱。她

一直在哭泣。珍妮特坐在床邊的一張椅子

上握著她的手。

珍妮特 :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嗎 ?

瓦萊里 :一個小男孩。

珍妮特 :羅賓。

一陣沉默。

珍妮特 :這就是謀殺 ,不是嗎 ? 天哪 ,要

是他們早他媽的注意。簡直是混蛋 ! 該給

那家伙吃上氰化物 ,讓他去死。你得讓他去

坐牢。

瓦萊里 :噢 ,那我也得坐牢。

珍妮特 :第一次事發的時候 ,我就告訴

你離開他。我見識過他老爸的德性。他媽

的跟他父親一樣。他們兩個都是那種沒腦

子的。他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嗎 ?

瓦萊里 :還不知道。我用了個化名 ,不

是嗎 ? 吉爾不知道吧 ,對吧 ? 她會守口如瓶

的。

珍妮特 :噢 ,他沒法從她那里打聽到消

息。吉爾也住院了 ,她在做整容眼部手術 ,

她想去掉眼袋。這讓我笑死了。她也沒什

么錢 ,從銀行貸款一千六百英鎊。她的狀況

一直不好 ,快一年了。人也得有個輕重緩急

的考慮。先得買房子 ,然后再來關心自己的

眼睛。我的意思是說 ,她想給誰留下深刻印

象 ? ……她哪兒也不去。(看著瓦萊里) 比

利知道。

瓦萊里 :是嗎 ? 怎么知道的 ? 你告訴他

了嗎 ?

珍妮特 :我跟你通完電話后 ,他就出現

了。看見我氣色很不好。

瓦萊里 :他沒事吧 ?

珍妮特 :怎么說呢 ,不那么高興。他說

他希望那家伙也撞翻 ,或者得上心臟病。

瓦萊里 :外婆不知道吧 ?

珍妮特 :她知道 ,為什么不 ?

瓦萊里 :噢 ,媽媽 ,我只是不想更多的人

知道。人們對你的事情已經議論得夠多的

了。總有些愛探聽別人閑事的人。我說的

不是外婆 ……我只是不想別人知道。

珍妮特 :噢 ,天哪 ,瓦萊里 ,我們是多么

不幸啊 ,不是嗎 ? (稍頓) 真想一死了之 (沉

思著) 有一天晚上 ,我和外婆一起看電視。

有一個片子叫《燃燒的床》,就是這名字。片

子講述一位婦女 ……她嫁給了一個有一千

六百萬美元的男人 ……她叫什么名字來著 ?

法拉·福西特。她的丈夫總是打她。外婆

說“, 看 ,這跟瓦萊里和雷蒙德的關系一樣。”

(靠近瓦萊里) 最后 ,她把他給殺了 ,趁他睡

著的時候放了把火 ……做得像是一場意外

事故。警察局的人知道是她干的 ,但是他們

放過了她 ,因為她遭受的待遇太讓人同情

了 ,警察也痛恨她的丈夫。(放低了聲音) 哪

天晚上你也該這樣 ,給那個雜種放一把火。

再把現場做得像是他在睡覺的時候抽煙 ,并

且還喝酒 ,然后不省人事地瞌睡起來。就這

樣把他干了。沒有人會知道。(看著瓦萊

里) 你還愛他嗎 ?

瓦萊里開始咳嗽起來。珍妮特給她端

水。

瓦萊里(喝水) :我還是感覺不舒服。頭

又疼了。

珍妮特 :你想吃阿司匹林或者別的什么

嗎 ?

瓦萊里 :不 ,等會兒再說 ,一個小時前已

經吃了兩片了。

內景  凱思的小屋  白天

珍妮特呆在廚房里 ,從洗衣的甩干機里

拿衣服。我們可以聽見比利在一邊洗澡一

邊唱歌。珍妮特走近洗澡間 ,敲著門 ———

珍妮特 :比利 ,別泡的時間太長。媽媽

出去一會兒。

比利在用清水漂洗頭發。

比利(用印第安人的口音) :嘁 ,真是的 ,

你讓我多呆兩分鐘都不可以。你走吧 ,讓我

一個人呆著好了。每個人應該有他自己的

自由空間 ,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

外景  操場  白天

凱思在給米歇爾的紅色氣球上畫東西。

凱思 :米歇爾 ,好嗎 ?

米歇爾在拼寫著自己的名字 ———

米歇爾 :米 ……歇 ……爾。

米歇爾接過氣球。

凱思 :就這樣了 ,我們去放氣球。

米歇爾放手松開了氣球 ,讓它飄飛走

了。

凱思 :在那兒呢。你還看得見嗎 ?

外景  凱思的小屋  白天

雷蒙德 :把孩子給我 ! 該死的把孩子給

我 ! 馬上 !

雷蒙德極其沮喪。他踢著防盜門。

雷蒙德 :混蛋 ! 混蛋 ! 給我孩子 ! 你這

個混蛋 !

珍妮特(在屋里) :她不想看見你這個該

死的了 !

雷蒙德 : 把孩子給我 ! 干你 ! 我的孩

子。現在 ! 我要宰了你 !

珍妮特 :你愛怎么鬧就怎么鬧吧 ,反正

也沒人理你。

鏡頭調整 :

馬克在車旁等待。

雷蒙德再次瘋了似地踢著防盜門 ———

雷蒙德 :該死的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

珍妮特(在屋里) :她正是因為你才流產

的 ! 是因為你他媽的對她又踢又打。你要

是在這里胡鬧 ……我會叫人把你他媽的抓

起來 !

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出現在樓上窗口 ,開

始抱怨這里的吵鬧喧嘩。

男人 :你們他媽的不能小點兒聲嗎 ?

珍妮特 (在屋里) :你愛怎么鬧就去鬧

吧 !

雷蒙德在陽臺上走來走去。

雷蒙德 :看看你這個賤貨 ! 快進去吧 ,

你這個愛嚷嚷的賤貨 !

馬克 :你滾回屋里去 ,別他媽出來管閑

事 ,你 !

雷蒙德 :滾回去 ! 我要把你的窗戶他媽

的砸個稀巴爛 ! 我還會把你他媽的門砸開 !

我會把你扔出來 ,你這個賤貨 ! 你這個沒用

的賤貨 !

馬克 :快滾回去 ,你這個該死的人渣 ,廢

物 ,狗屎 !

雷蒙德繼續罵珍妮特 ———

雷蒙德 :干你 ! 我要宰了你 ! 你這個賤

貨 !

雷蒙德開始找可以攻擊的武器。

那個上了年紀的人也和馬克對罵起來。

雷蒙德撿起一塊磚頭向珍妮特房間的

玻璃砸去。

內景  凱思的小屋  白天

磚頭穿過窗戶 ,把玻璃砸得滿地都是。

珍妮特尖叫著 ,躲來躲去找藏身的地方。

外景  凱思的小屋  白天

雷蒙德咆哮著 ,迅速走下樓來 ———

雷蒙德 :我會找到該死的她 ! 我會回來

收拾你 ,你這個賤貨 ! 該死的混蛋 !

雷蒙德 (自言自語) :給我一桿他媽的

槍 ! 給我一桿他媽的槍 ! 快給我一桿槍 !

我會殺了她的。我會殺了那個該死的賤貨 !

(朝著窗戶尖叫) 我會找一把槍宰了你 ,你這

個賤貨 !

馬克 :上車來 ,快點兒 ! 上車來 ———警

察隨時都會來的。

雷蒙德 :該死的人渣 !

馬克 :警察馬上就來了。

雷蒙德 :賤貨 !

馬克 :別再鬧了。

雷蒙 德 抬 頭 看 著 那 個 上 了 年 紀 的

人 ———

雷蒙德 :他媽的還往窗外看 !

馬克 :他媽的快回車里來 ,他媽的快回

來 ,伙計 ……

馬克(對雷蒙德) :快上車里來。

雷蒙德 :拿筆吧 ! 你就拿筆記吧 ! 拿該

死的筆吧 ! 記車牌號吧 ,B368EJM ,你這個

混蛋 !

男人 :別擔心 ,警察已經記下這個該死

的號碼了 !

雷蒙德 :我會上來宰了你 !

男人 :就憑你和你的狗屁伙伴 ?

雷蒙德終于上了車。

雷蒙德 :讓我離開這個狗屎地方 ! 讓我

離開這個狗屎地方 ! 在我要殺一個混蛋之

前。

黑幕。音樂響起。

內景  馬克的車里  白天

馬克和雷蒙德尾隨著蓋斯的車。

雷蒙德 :停 ,停。停一會兒 ;你太他媽的

靠近了。他們會在反光鏡里看見我們的。

外景  醫院停車場  白天

雷蒙德一邊抽煙 ,一邊在馬克的車旁等

待著。瓦萊里和蓋斯 ,保拉 ,珍妮特一起從

醫院出來。珍妮特給瓦萊里提著小箱子。

雷蒙德向他們走去。

雷蒙德 :瓦萊里 ,瓦萊里 ……

瓦萊里 :不 ……不 ……走開 ……

珍妮特 :我警告你 ……我會讓你他媽的

坐牢。

雷蒙德把她推到一邊。

珍妮特 :不要推我 !

蓋斯很快的閃過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

之勢給了雷蒙德一拳 ,打在了雷蒙德下巴

上。然后他接著進攻 ……

現在形勢混亂 ,尖叫聲響成一片。馬克

沖過來 ,把蓋斯推開。一場小的混戰爆發

了。珍妮特向醫院的方向跑去 ,瓦萊里走到

車的另一側避開來。

馬克 :好了 ,好了 ,住手 !

蓋斯 :別他媽的推我。

馬克 :去你的 ……

保拉 :噢 ,雷蒙德他媽的是不是這樣對

待瓦萊里的 ,不是嗎 ?

蓋斯 :快 ,快。上車里去。把門鎖起來。

我們等警察來。把門鎖起來。

蓋斯(大聲喊) :珍妮特 ? 珍妮特 ?

珍妮特 :我去找護士了 ,她給警察局打

了電話。警察就快來了。

蓋斯 :好的 ,上車里去。把門鎖起來 ,我

們等著他們。

珍妮特 (對雷蒙德) :我會逮著你的 ,你

這個雜種 ! 我會逮著你的。

珍妮特和蓋斯進到車里去。馬克扯著

雷蒙德。

內景  警察局監獄  白天

雷蒙德坐在椅子上抽著煙。他的右眼

下有很明顯的淤血。

坐在雷蒙德旁邊的是柯林·巴斯 ,他的

律師。我們可以聽見一個女人尖叫的聲音 ,

她在抱怨監獄里的食物。她明確表示以后

不吃這里的東西。

一個青年警官走過來 ,手上端著放好早

餐的托盤。他把門在身后鎖了起來 ,然后轉

過身來 ,略帶嘲笑地把托盤遞給雷蒙德 ———

警官 :你想吃香腸嗎 ,伙計 ?

雷蒙德 :不 ,謝謝。(疲倦地笑著) 他們

想要什么 ? 加了咖喱的羊肉和芒果嗎 ?

警官微笑了 ,然后朝大廳走去。

內景  雷蒙德和瓦萊里的寓所  晚上

醉醺醺的雷蒙德看著鏡子里自己的模

樣。

雷蒙德 :我想說對不起 ……突然之間你

就遭了他媽的 ……暗算 ! 有人打了你他媽

的鼻子 ,他們還要讓你坐牢。

他四處看看了 ,依然咆哮著 ———

雷蒙德 :讓你坐牢 ! 想讓我坐牢 ? 想他

媽的讓我坐牢 ? 我只是想要他媽的我的孩

子。而我居然讓一個他媽的蘇格蘭佬兒打

中了下顎 ! 踢我。讓我出丑。他會有報應

的 ,我以我孩子的生命擔保。他會有報應

的 ! 我不會放過他 ,不會放過他 ……

雷蒙德走到電話機旁。

內景  蓋斯和保拉的寓所  晚上

后花園。

鏡頭對準 ———

米歇爾和一群人手里拿著煙花。

鏡頭調整 :

蓋斯把漢堡包和香腸放到烤架上。彼

得在放煙花 ……

電話鈴響了。保拉喊蓋斯 ,蓋斯向過道

上的電話機跑去。

保拉 :電話 ! 電話 !

蓋斯 :我來接。(對著話筒) 誰 ? 誰 ? 什

么 ? 找瓦萊里 ? 好 ,稍等。是的 ,稍等。瓦

萊里 ,找你的電話。

瓦萊里(抓起電話) :你好 ,誰 ?

內景  雷蒙德和瓦萊里的寓所  晚上

雷蒙德坐在樓梯上聽著瓦萊里模糊的

聲音。他又喝了一大口伏特加。他現在已

經要癱軟了 ,也講不出話了。

瓦萊里 (畫外) : 你好 ? 你是誰 ? 請講

話 ?

雷蒙德把電話線拔了 ,死命地扯電話接

頭 ,電話線徹底斷了。他又喝了一口酒 ,然

后他死勁地撥著電話號碼 ,而電話現在已經

“死掉”了

雷蒙德 :是我 ,瓦萊里 ? 瓦萊里 ? 是我 ,

是的 ,我是 ……我是個混蛋。(親密地) 你知

道我的感受嗎 ? 我愛你。我愛你。我永遠

愛你。永遠 ,永遠。

雷蒙德柔聲細語地對著已經斷了的電

話機述說著 ———

雷蒙德 :不 ,不 ,我是一時糊涂。我是個

混蛋。我一直就是個混蛋 ,你知道的 ……

(扔下酒瓶) 別掛電話 ,聽我說。我沒在喝

酒。我沒醉。不 ! 我沒醉。我不再酗酒了 ,

不 ,我答應你 ……我向你發誓 ,我不再喝了。

我不再喝了(繼續對著話筒) ———我發誓 ,以

自己的生命。我不再喝了。就聽我說 ,好

嗎 ? 你就 ……聽我說。我有一個小男孩 ,我

愛他。那是我的孩子。但是你先惹我煩 ,你

先惹我煩了。我回來了 ,我是愛你的 ,賤貨 ,

對吧 ? 你招惹我了。你 ……他媽的 ,不 ,你

他媽的招惹我了 ……

內景  洗手間  晚上

雷蒙德對著鏡子自言自語 ———

雷蒙德 :你不該招惹我。你知道我有多

生氣嗎 ,你知道我有多生氣嗎 ? 你已經嫁給

我了 ,你和我生活了他媽的那么長時間 ,對

吧 ? 你該懂的 ! 是我的錯嗎 ? 能怪我嗎 ?

真是他媽的我錯了嗎 ? 我一輩子都沒錯過 ,

寶貝。我會很頑強地戰斗 ……

雷蒙德的身影在揮舞著拳頭。

雷蒙德 :我會斗爭 ,我會永遠斗爭。砰 ,

砰 ,砰 ,砰 ! 你這個該死的混蛋 ……

他開始對著自己的臉揮舞拳頭。

雷蒙德 :該死的混蛋 ,你傷害不了我。

你傷害不了我。你可以試試 ,看能得逞嗎 ?

雷蒙德扯下手上的結婚戒指 ,把它扔到

了浴缸的出水口里。現在他開始哭泣 ———

雷蒙德 : 你 , 你可以試試 ……你試試

看 ……試一試書上說的他媽的原則 ! 賤貨 !

雷蒙德把酒瓶往墻上扔 ,瓶子碎了。

內景  休息室  晚上

雷蒙德開始砸家具。他的手被傷得很

重。

雷蒙德 :不 ! 不 ! 不 ! 這沒什么 !

他接著砸家具。

雷蒙德 :我對她做了什么沒有什么要

緊。沒什么要緊 ……

雷蒙德抓起咖啡桌 ,往墻上砸去。然后

又抓起另外一件家具 ,把它往玻璃隔板上摔

去。

雷蒙德(絕望地) :你出來 ,出來 ,快出來

快出來 ……寶貝 ,寶貝 ……

他氣喘吁吁地說著什么 ,并且開始在屋

子里轉圈。然后他積聚所有的力量開始尖

叫 ———

雷蒙德 : 我愛你。你是我生命中的最

愛 ,我愛你 ,我愛你。

內景  凱思的小屋  晚上

凱思、瓦萊里、珍妮特和米歇爾穿著睡

衣 ,她們蜷縮在黑暗的過道里。

雷蒙德在外面大喊大叫 ———

雷蒙德 (畫外) :你知道的 ,我愛你。求

你了 ,瓦萊里。我對不起你 ,寶貝。我對不

起你。我想看看我的孩子 ,瓦萊里 ,米歇爾 ?

米歇爾 ,瓦萊里 ?

雷蒙德踢著門 ———

雷蒙德 :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孩子 ,瓦萊

里。我想看看我的孩子。瓦萊里 ! 瓦萊里 !

內景  塔樓的過道  白天

瓦萊里和珍妮特在樓道出口處徘徊。

比利 :媽媽 ! 他不在這兒 ! 他沒在家。

不過 ,你還是自己來看看。

他們迅速沿著過道走向寓所。

內景  雷蒙德和瓦萊里的寓所  白天

雷蒙德昨晚破壞的痕跡歷歷在目。

瓦萊里 :噢 ,我的天哪。他都干了些什

么啊 ?

瓦萊里走上樓去 ,想要檢查一下寓所的

其他地方。

珍妮特 :太不可思議了 ,不是嗎 ? 這里

都亂了套了 !

比利 :他正好開了個該死的晚會。你們

看 ,這兒 ,他們昨晚在這里放了煙花。

比利撿起一個爆竹 ,開始笑起來。

珍妮特(極力忍住笑) :閉嘴 !

樓上傳來瓦萊里的尖叫聲。

瓦萊里 :媽媽 ! 媽媽 !

內景  嬰兒房間  白天

瓦萊里坐在嬰孩房間的睡床上。這里

的東西幾乎都給毀了。她從地板上撿起一

個小童帽。珍妮特進來了 ;她對房間里毀壞

到這種程度感到震驚。她盯著瓦萊里身后

面的墻 ———

珍妮特 :真該死 !

雷蒙德已經劃開了墻紙上的字 :“我的

寶貝羅賓”。從雷蒙德手上流出來的血把這

幾個字涂臟了。比利進來了 ,盯著墻上看。

瓦萊里一聲不響地坐在一邊。

內景  馬克的寓所  早晨

第二天早晨。

馬克和雷蒙德坐在長椅上。雷蒙德還

在喝酒。

雷蒙德 :她有一天晚上把晚飯帶到那里

去了。我媽媽 ,帶到酒吧里去了 ,然后她把

食物放在吧臺他的前面 ……而且是裝在一

個托盤里。有刀有叉 ,有鹽和胡椒。他問 :

“這是什么 ?”她回答說“: 這是你的晚飯。我

想你大概是餓了。你都他媽的三天沒吃東

西了。你都住在這里了 ,所以你也該在這里

吃東西。”好了 ,他當然不喜歡這樣 ,是吧 ?

在他的伙伴面前 ,他這樣很沒面子。別人都

會覺得他沒用。她也會因此挨打 ,她會嗎 ?

(伸出手來) 來一支 ?

馬克遞給他一支煙 ,給他點上火。

雷蒙德 :他總是在那里發脾氣 ,不是嗎 ?

我的意思是說 ,我們來到酒吧 ,我們在這里

談生意。他來這里是花天酒地 ,而我們坐在

家里是沒飯吃 ,謝謝。他 ,哦 ……也答應過。

你知道。他答應帶我們去一些地方。但他

從來就沒做到。從沒有帶我們去任何地方。

我媽媽就說“: 噢 ,你知道他是怎樣一個人了

吧 ,雷蒙德 ? 他忘了。”忘記了嗎 ? 他這個混

蛋一直昏昏沉沉。如果他真回了一次家 ,他

就會坐在那張該死的扶手椅上。你知道 ,他

就會把托盤放在腿上 ,然后就睡著了。我站

在那里 ,看著他。我會盯著他的臉看 ……這

時 ,我媽媽會自己上樓 ,我就說“: 媽媽 ,爸爸

不上床睡覺嗎 ?”她就說“: 不 ,他沒事。等他

醒來后 ,他就會上樓來 ……”(懷疑的口氣)

他睡著了。他要醒了之后 ……才上床去。

馬克(笑了) :上床睡覺。是的。

雷蒙德 :我就站在那里 ,看著這個老家

伙 ,你知道 ,他就是我的父親。你知道 ,他坐

在 ……那該死的椅子上 ,那個可怕的該死的

椅子 ,扶手差不多磨得都放光 ,快破了 ,你知

道嗎 ? 我會把那玩意兒給燒了 ,因為他總是

坐在那里面。好好想想 ,也許是個好主意。

(抽著煙) 最后 ,他是兩端大出血 ,你知道嗎 ?

過去早晨我總是聽得見他要去酒吧。這聽

起來很棒 ,不是嗎 ? 也從來沒人阻止他去。

他可以很自由地去酒吧。(一邊回憶一邊

笑) 有一天 ,他在酒吧熬了一夜 ,踉踉蹌蹌

地回家來。你知道嗎 ? 他快不行了 ,不是

嗎 ? 他一頭倒在椅子上 ,像一塊他媽的鐵

板。他的鼻子開始流血 ,滿地都是 ……我和

媽媽只好去醫院去看他了 ,對吧 ? 我們走了

進去 ,他躺在床上 ,他的胳膊上 ,鼻子上都插

滿了輸液管。他看上去很糟糕。只有該死

的伏特加還可以讓他活著。我對他沒有什

么興趣 ,于是我的眼睛就四處轉悠 ,你知道

嗎 ? 我看見他的頭上方有一個標記 ,上面還

寫著什么東西。那個時候我還小 ,識字不

多 ,看不大明白。于是我問母親 “, 媽媽 ,上

面寫的是啥 ? 你看見了嗎 ? 就是父親頭上

方的標記。”她說 ,哦 ……“口頭為零。”我操 ,

什么意思 ? 那是他媽的足球比賽得分標識 ,

不是嗎 ? 一比零 ,三比零 ,或者二比零 ,難道

還有一個古怪老頭的名字也叫“零”! (笑)

我說“, 啊 ,那是什么意思 ?”她說意思是 ……

你知道的 ……

馬克 :噢 ,那意思是說什么吃的東西都

沒有 ,是不是 ?

雷蒙德 :是的 ,什么也 ……(突然變得悲

哀起來) 我記得那一天 ,知道嗎 ? 我無法把

這個刻在他媽的墓碑上 ,你知道嗎 ? 因為我

記不得任何一個親吻 ,你知道 ,任何一次擁

抱 ,什么也沒有。我們之間的交往純粹是空

談 ,什么也沒有 ,你知道嗎 ? 他媽的根本沒

有什么值得記憶的。(坐直了) 我就這樣看

著一個我稱之為父親的男人 ,你明白嗎 ? 我

的父親 ,你知道嗎 ? 我知道他是父親 ,他是

我該死的爸爸 ,但是他從來就不像別人家孩

子的父親那樣。只是徒有其名而已。甚至

連名字都不值一提。

馬克 :那次事故后他就死了 ,對嗎 ?

雷蒙德 :沒有 ,他又活了十年 ,一個老不

死的雜種。他是一天下午死在他那把該死

的扶手椅上的。就是那樣 ,我跑過去看他 ,

你知道 ,他正在我母親那里。

馬克 :哈查姆路嗎 ?

雷蒙德 :是的。他在樓上的臥室里 ,你

知道吧 ? 他就癱在那里。我上樓去 ,然后進

到房間。我坐在床上看著他。他躺在那里 ,

就像 ……

雷蒙德張開他的嘴 ,把頭仰在后面 ,就

像一具尸體一樣 ———

雷蒙德 :而且他看上去像要縮回去似

的 ,你明白嗎 ? 我的意思是說 ,他是個大塊

頭。

馬克 :他是肉很多。

雷蒙德 :是啊。我應該他媽的知道的。

我伸手去摸他 ,他媽的已經冰冷了。這種感

覺把我嚇得要死。我還看著他 ,這是我有生

以來第一次 ……我對他說話。我說 :“為什

么你從來就不愛我 ?”

內景  凱思的小屋  晚上

鏡頭對準 ———

憂郁的瓦萊里聽著磁帶 ,唱歌 ,跳舞。

鏡頭變換 :

凱思在做晚飯。米歇爾站在板凳上幫

太外婆做事。凱思走進休息室。瓦萊里擁

著凱思。她們開始一起跳舞。

鏡頭變換 :

前門打開了。珍妮特進來了 ,手里拿著

雷蒙德的畫。她把外套脫了。

瓦萊里 :你是從哪里弄到的 ?

珍妮特 :從蘇那里。我到她那里去 ……

記得提醒我 ,我想說說關于 ……打官司的事

情。她把她的加利殺了。我呆會兒再說這

個 ,我怕忘了。是的 ,我到她那里去了 ,對

吧 ? ……我們一起出去喝酒 ……我特別想

上廁所 ,是吧 ? 我用了她家的衛生間。我到

處掃視著 ,打量她的各種各樣的東西。我走

進她的臥室 ———這幅畫就掛在墻上。我說 :

“你從哪里得到的 ?”她說“, 比利有一天晚上

來過 ,說他的朋友有一些東西想要處理 ,問

我想不想買一幅畫 ?”真他媽有意思。

凱思覺得這十分好笑。她們都笑起來 ,

包括米歇爾。

瓦萊里 :他還說不是他干的 ,不是嗎 ?

珍妮特 :我說“, 那是瓦萊里的 ……還是

雷蒙德的 ?”我說 “, 我們幾乎因為這幅畫惹

來殺身之禍。”我告訴蘇 ,比利是從你家里偷

來的。我只好把它再買回來。我不得不付

錢 ,不是嗎 ? 我不會很高興的。(指著畫) 他

的媽媽只值 10 英鎊。

瓦萊里 :是的 ,但畫里的人不是他母親。

珍妮特 :是啊 ,但是你知道我的意思。

這樣 ,我們總算把它找回來了。

凱思 :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雷蒙

德。

她們又笑了。

珍妮特 :可憐的家伙。(把自己的外套

掛起來) 媽媽 ,把爐子點著。我想煮點兒茶。

(對米歇爾) 多無聊的談話啊。(對凱思) 晚

上吃什么 ?

外景  車庫  晚上

珍妮特和瓦萊里往車庫門走去。珍妮

特手里拿著雷蒙德的畫。她悄悄地走到門

口敲門。

珍妮特 :比利 ? 有個人想見你。

瓦萊里 (低沉的聲音) : 比利 ,快開門 !

你被捕了 !

她們把門推開。車庫里空空的。珍妮

特走了進去。

珍妮特 :噢 ,他不在這兒。我把畫掛在

墻上。

珍妮特 (笑著) :他要是看見了 ,準會嚇

一大跳。他會認為那是雷蒙德的母親 ,化成

鬼魂來找他 ,哇 ……

她扮作鬼發出一聲怪叫 ,她們都笑了。

內景  洗衣店  白天

第二天。

比利和丹尼被人揮舞著刀追殺 ———

男人 :我要宰了你 !

丹尼 :比利 ,快進來 !

他們遁進一家洗衣店 ,在身后把門鎖

上。洗衣店的一個服務人員被他們突如其

來的闖入嚇壞了。

洗衣店服務人員 :嘿 ,嘿 ! 你們以為自

己到了哪兒了 ?

丹尼往洗衣店后面跑去。

丹尼 :那是他媽的廁所 !

那個男人在窗外嚇唬他們。他不斷揮

舞著手中的刀。

在外面的男人 :把該死的門打開 !

比利膽戰心驚。

比利 :你有門的鑰匙嗎 ?

洗衣店服務人員 :沒有 ,我沒有鑰匙。

比利 :你可以打開這扇門嗎 ?

洗衣店服小品劇本大全務人員 :我沒法打開 ,伙計。

這是通向樓上公寓的門。我沒有鑰匙。

丹尼 :噢 ,該死的 !

外面的男人 :他媽的把門打開 ! 我會用

刀把你們都捅死 ,你這個混蛋 ! 我會宰了

你 !

比利靠近窗邊 :你認錯人了 ,伙計。我

不知道我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怎么你就他

媽的跟我們過不去 !

洗衣店服務人員 :你做什么了 ?

比利 :什么也沒干 ,伙計。

洗衣店服務人員 :你一定是做了什么。

洗衣店服務人員輕輕走到窗邊。

丹尼 :別他媽的開門 ,你這個蠢貨 !

洗衣店服務人員 :我不會開門的 ! 他手

里拿著該死的刀呢 !

外面的男人 (敲著窗戶) : 把門打開 !

對 ,你。把門打開 ! 他們搶劫了我的房子。

比利 :糟了 ! 我們完了 !

洗衣店服務人員(對外面的男人) :對不

起 ,這和我無關 ,伙計。

那個男人朝丹尼揮著刀 ———

外面的男人 :這下你他媽的麻煩大了 ,

你 ! 我要宰了你 !

比利(對丹尼) :我們死定了。(對洗衣

店服務人員) 為什么你就沒有一個他媽的后

門呢 ! 你這個傻瓜 !

洗衣店服務人員 :我只是在這里工作 !

內景  警察局  白天

比利松下他的牛仔褲 ,靠著墻蹲下去。

他探手到自己的身后去摸什么 ,他費了些勁

才摸到一個手機袋子 ,里面裝有毒品。

鏡頭對準 ———

就在他的后腰屁股下面 ,他小心翼翼地

拿出一片錫紙 ,他一邊忙碌著 ,一邊警惕地

聽著門的動靜。他把毒品展開了 ,然后深深

地吸進肺里。

內景  警察局監獄  白天

一個警官從樓梯上走下來 ,來到監獄。

他撥開門上的窺視小孔 ,往里面探望。

警官的視點 :

比利在房子里踱步 ,手放在口

袋里。他停下來 ,看著門。他等了

一會兒 ,開始朝鏡頭揮手 ———

比利 :怎么啦 ?

內景  警察局審訊室  白天

警官戴維斯正在審訊。

比利坐在他的對面 ,有點兒木

然的樣子。另一個警官蒂蒙斯也在

旁邊。這次審訊還被錄了音。

戴維斯 :在此之前你去哪兒了 ?

比利 :去了商店。

戴維斯 :就在門口嗎 ?

比利 :我想我站的地方是 ……那兒有白

酒和啤酒 ,還有別的什么。

戴維斯 :聽著 ,我不想拐彎抹角。你一

直在旁觀 ,看見了什么嗎 ?

比利 :沒有。

戴維斯 :為什么這樣說 ?

比利 :因為我不是 ,我是 ……

戴維斯 :你和你的伙伴走進商店 ,然后

他就消失去了商店的辦公室 ……?

比利 :沒有 ,要知道 ,你進入那個商店 ,

你看到的情形是這樣的 ……它是一個四邊

形 ……(用手指著桌子上畫著商店的地形

圖) 丹尼在這兒 ,我在這兒。我想他大概

是 ……我不知道 ……就我所知道的 ,我認為

他是在這塊兒 ,食品區。我不知道他進到辦

公室里去了。一直到我們從商店里出來 ,他

才給我看了備忘記事本。

戴維斯 :那你們買了什么東西嗎 ?

比利 :我什么也沒買。

戴維斯 :什么也沒買嗎 ?

比利 :沒有。

戴維斯 :你有錢買東西嗎 ?

比利 :是的 ,我有 ……不到 4 英鎊。

戴維斯 :你們為什么首先要到這個商店

里去 ?

比利 :想買一些特殊的料 ,但是他們沒

有。

戴維斯 :你問了要買的特殊的料嗎 ?

比利 : 哦 ……是的 ,我問了一個女人。

一個黑人婦女。我想她還是 ……一個年輕

的女孩。

戴維斯 :當你問她的時候 ,丹尼和你在

一起嗎 ?

比利 :是的 ,我想他在 ……就在我的身

后。

戴維斯 :他買了什么東西嗎 ?

比利 :沒有 ,據我所知 ,他沒有。

戴維斯 :好了。當你們從商店里出來的

時候 ,他對你講了些什么 ? 他向你出示了那

個備忘記事本 ?

比利 : 老實說 ,我回憶 ……不起來了。

我們正往 93 路汽車趕。

戴維斯 :在備忘記事本里有什么東西 ?

比利 :我想就是一些文件吧 ……就像 ,

普通的日記本。我認為里面沒有錢。我真

不認為里面有。

戴維斯 :你們是在哪里打開那個備忘記

事本的 ? 在汽車上嗎 ?

比利 :是的。

戴維斯 :你和他一起坐在汽車上嗎 ?

比利 :是的。

戴維斯 :然后他就掏出這個記事本 ?

比利 :是的。

戴維斯 :他告訴你這是從哪里得到的

嗎 ?

比利 :噢 ……我 ……我猜想他是從商店

里拿來的 ,因為這是我們惟一去過的地方。

然后他就徑直從里面出來了。

戴維斯 :那他自己沒有這樣一個備忘記

事本嗎 ?

比利 :誰 ? 丹尼嗎 ? 不。

蒂蒙斯 (走上前來) :這樣說來 ,你知道

這個東西不是他的了。

比利 :是的。

蒂蒙斯 :他在這個記事本里找什么 ?

比利 :也許是錢吧。

蒂蒙斯 :你還能記得里面是些什么東西

嗎 ? 任何在里面顯得特別的東西 ?

比利 :沒有 ,我想里面就是一些信。

蒂蒙斯 :這個記事本是什么顏色的 ?

比利 :是黑色的嗎 ?

蒂蒙斯 :我在問你呢。

比利 :我不記得了。我想是黑色的吧。

戴維斯 :你在里面看到一本支票了嗎 ?

比利 :是的 ……是的 ……我看到了 ,但

是里面沒有信用卡 ,沒有。

戴維斯 :還看到一本駕駛執照了嗎 ?

比利 :噢 ……是的 ,我看見了一本駕駛

執照。

戴維斯 :一本支票和一本駕駛執照 ,這

些東西很容易使用 ,不是嗎 ?

比利 :我不知道怎么使用。我只會把支

票和信用卡合起來使用。

戴維斯 :那丹尼呢 ?

比利 :丹尼哪有那樣的頭腦 ,他媽的連

個支票都不會開。

蒂蒙斯笑了。

戴維斯 :你還記得起駕駛執照上的名字

嗎 ?

比利 :不 ,我這個人不大識字。我記不

清楚了。

戴維斯 :有什么在記事本里的東西被偷

了嗎 ? 任何什么東西 ?

比利 :反正我沒有拿任何東西 ,沒有。

戴維斯 :你看見丹尼從里面拿走什么東

西了嗎 ?

比利 :不 ,至少我不清楚。

戴維斯 :那以后發生了什么呢 ?

比利 :我們把它扔了。

戴維斯 :你們把它扔到哪里了 ?

比利 :我想 ,是扔到一片灌木叢里了。

戴維斯在他的檔案里記下來 ,然后他看

著同事蒂蒙斯 ———

戴維斯 :好了。他什么時候告訴你 ……

丹尼什么時候告訴你毒品的事 ?

比利 :就那天。

戴維斯 :在汽車上嗎 ?

比利 :不 ,在此之前。

戴維斯 :那他說了什么 ?

比利 :他說他認識一個人 ,以前就認識

的一個人 ……這個家伙有一些藏貨 ,把他放

在一個碗柜里了。你知道的。伙計。當我

說藏貨的時候 ,你知道 ,我是說藥丸。

蒂蒙斯 :他是誰 ?

比利 :是啊 ,是這樣的 ……他是一個人。

一個還認識另外一個人的人 ……

戴維斯 : 他說他那里有藥丸。就是毒

品 ,對吧 ?

比利 : 是的 ……一種叫塔納齊潘的藥

丸 ,安定藥。這就是他告訴我的。

戴維斯 :這些不是限制使用的藥品吧 ?

比利 :不是 ,這些是很一般的。沒有海

洛因 ,也沒有別的什么厲害的東西 ,沒有。

戴維斯 :塔納齊潘是用來干什么的 ?

比利 :你可以用來注射。

蒂蒙斯 :有什么作用 ?

比利 :可以讓人鎮定。

蒂蒙斯 :你是直接用這些藥丸 ,還是混

合著用 ?

比利 :混合著用。

戴維斯 :和什么混合 ?

比利 :海洛因。

戴維斯 :什么 ,你把塔納齊潘和海洛因

混合著用 ? 還有別的嗎 ?

比利 :沒有 ,就這樣 ,是的。基本上就這

樣。

戴維斯 :當你們將這些和海洛因混合以

后用 ,會怎樣 ?

比利 :你的感覺會更棒。

警官戴維斯把他剛才說的都記下了。

鏡頭長時間對著比利。

外景  凱思的小屋  晚上

大約一個月之后。

天在下雨。瓦萊里去雜貨店采購去了。

她提著兩個沉重的大袋子和一把傘。她來

到水泥砌成的通向凱思房屋的臺階前。當

她轉身的時候 ———

雷蒙德 :你好嗎 ?

瓦萊里 :媽媽知道你來這兒了嗎 ?

雷蒙德 :不 ,生日快樂 ,我給你帶來個小

東西。

雷蒙德站在臺階上 ,大雨把他淋透了。

他手里拿著一件送給瓦萊里的禮物 ,上面還

裝飾著彩帶。

瓦萊里 :你都藏到哪里去了 ?

雷蒙德 :在馬克家。

瓦萊里 :我回家看了 ,太好看了 !

雷蒙德 :我聽說比利的事了 ,他怎么樣

了 ?

瓦萊里 :他被判入獄兩年半。我必須先

把買好的東西放到家里去 ,好吧 ? 還要給媽

媽弄頭發。

瓦萊里從雷蒙德身邊擠過去 ,踏上臺階

往上走。

雷蒙德 : 瓦萊里 ? 瓦萊里 ? 你還愛我

嗎 ?

瓦萊里 :我還愛你嗎 ? 為什么你要那樣

做 ? 雷蒙德 ?

雷蒙德 :我這樣做 ……我這樣做 ,因為

我愛你。

瓦萊里 :好啊 ,如果那是你對我的愛的

表示 ,你就比我能想到的還他媽的變態。我

的意思是說 ,你需要他媽的幫助 ,是吧 ?

雷蒙德 :你聽我說 ,瓦萊里 ,我會解決

的。我不喝酒了 ……

瓦萊里 :噢 ,你就別再他媽的一而再再

而三的說這話了。

雷蒙德 :你看 ,如果我能把我的手 ,我的

咽喉割下來給你 ,還有如果我能把心挖給

你 ,我會的。你知道 ,我會在所不惜的。

雷蒙德 (嘆息) :她又開始不合作了 ,我

的前妻。

瓦萊里 :是瑪麗嗎 ?

雷蒙德 :是的 ,她不讓我看望孩子。所

有的麻煩事又來了。我想這次要訴諸該死

的法庭了。該輪到我去探望孩子了 ,我過去

接他。但是瑪麗卻不在那兒。他媽的去別

的地方了。

瓦萊里 :去哪里了 ?

雷蒙德 : 我不知道。我還去了她母親

家。我四處尋找。這又給我憑添了一份擔

憂。這一切都是怎么啦 ?

瓦萊里 :她太傻了 ,不是嗎 ? 從長遠來

看 ,這樣對孩子也是一個傷害 ,不是嗎 ? 我

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愛你兒子 ,雷蒙德 ,但是

你為什么就不愛惜一點兒自己呢 ?

雷蒙德 :我還從來沒碰過那個孩子。

瓦萊里 :不 ,我不是說這個。但是你確

實傷害到了別人。我真這么想 ,知道嗎 ? 而

到了最后 ,你愚弄的還是你自己。你對我來

說 ,再也無所謂了。你在欺騙玩弄自己。

雷蒙德聽到她這樣說 ,感覺非常沮喪。

瓦萊里 :我們找到了你的畫。

雷蒙德 :什么 ?

瓦萊里 :就是比利拿走的那幅畫。

雷蒙德 :噢。

瓦萊里 :噢 ,我要進去了 ,這里一團糟。

雷蒙德 :你媽媽怎么樣 ?

她轉過身去面對著他 ———

瓦萊里 :怎么說 ,你知道 ,她很擔心 ,不

是嗎 ? 她為比利擔心 ,她還為我擔心。

雷蒙德 :回家來吧 ?

瓦萊里 :我們已經無家可歸了 ,雷蒙德。

家里所有的東西都讓你砸光了 ! 上帝啊 ,你

一定恨死我了。

雷蒙德 :我不恨你。

瓦萊里 :可是 ,我也沒覺著你愛我啊。

我想說的是 ,那不是愛 ! 你難道看不出來我

們相處得完全是一團糟嗎 ? 你意識到我們

像什么樣子了嗎 ? 我的意思是 ,我們沒有交

流。我們也不再一起做愛。我都記不起來

上次你摸我是什么時候了。

珍妮特從房子里探出頭來 ,想看瓦萊里

怎樣了。

瓦萊里 :你進屋去吧 ,媽媽 ,好嗎 ? 你就

進去吧。我會處理好的。

珍妮特回到屋里去了。

瓦萊里 :我想說 ,當你出去的時候 ,你總

是和你的伙伴出去。而當你呆在家里的時

候 ,你的腦子又他媽的不管用 ,你會在電視

機前睡著了 ! 我把電視關了 ,你跟我一起上

床睡覺 ,那時候都凌晨三點了 ,你還要喝酒。

這就是我和你在一起的處境 ! 要不然 ,你就

揍我 ! (看上去她很累) 我今天 30 歲了。但

是我感覺他媽的老得不像樣了。我希望自

己回憶往事的時候 ,可以說我的生活是有樂

趣的 ,你知道嗎 ,我想到我老了的時候可以

這樣說。而不是說每個人都他媽的為我感

到惋惜和遺憾 ! 我說 ,這就是我的生活。你

聽到我在說什么嗎 ? 這不是我想說的。我

想另找個人。你知道 ,找一個能夠愛我的

人。一個和善的人。(她盯著站在臺階下面

的雷蒙德) 我會把你的寶貝米歇爾送過來

的。

瓦萊里轉過身去 ,走了。鏡頭長時間對

著雷蒙德。

內景  凱思的小屋  晚上

大約 10 分鐘以后。

現在攝影機跟拍進到廚房里。珍妮特

坐在凳子上 ,染頭發。她還抽著煙 ,看著雜

志。

我們聽到門鈴響了。

珍妮特 :誰去開門 ? 有人來了。

瓦萊里從衛生間里走出來 ,她走到對講

機前面。

瓦萊里 :是誰 ? 是誰 ?

她準備去開門。攝影機對準珍妮特。

珍妮特 :是誰啊 ?

瓦萊里 :是雷蒙德。

瓦萊里進來了 ,手里拿著雷蒙德送的禮

物。

珍妮特 :這是什么 ?

瓦萊里 :雷蒙德給的禮物。他把它放在

門口了。

珍妮特 :是啊 ……他也知道不好意思露

面了 ……他知道我會跟他過不去。現在怎

么如此甜蜜而富有魅力了 ?

瓦萊里 :別再說了。

珍妮特 :是什么東西 ?

瓦萊里(把畫遞給珍妮特) :一幅畫。

珍妮特 :里面有錢嗎 ?

珍妮特(看著畫片) :不會把自己掛出來

吧 ,會不會 ?

瓦萊里 :這禮物好。他知道我喜歡在墻

上掛點兒什么。

珍妮特 :你此刻連該死的墻也沒有了。

如果你能找到釘子 ,你可以把它掛在這里。

有點兒傻 ,是吧 ? 為什么不給你一些實用的

東西呢 ?

瓦萊里接著給珍妮特染頭發。

珍妮特 :說吧 ,發生什么事了 ?

瓦萊里 :什么時候 ?

珍妮特 :和他一起的時候。

瓦萊里 :我不知道。

珍妮特 :你還會回去嗎 ?

瓦萊里 :這要緊嗎 ?

珍妮特 :沒什么。

瓦萊里 :怎么啦 ?

珍妮特 :我想你永遠也放不下他 ,無論

你是想還是不想回去。你從 14 歲就認識他

了。除了有時候他在很短的時間里跟你過

不去外 ,其余時間都是一樣的。他要么就是

粗暴地對待你 ,施以精神上的折磨 ……要么

就是用那番甜言蜜語讓你感動。

瓦萊里 :你聽到我們的談話了 ?

珍妮特 :沒有。我只是 ……受夠了。

瓦萊里 :你怎么啦 ?

珍妮特 :噢 ,我也不知道。雷蒙德 ……

比利。我住在這里 ,睡在那個長靠背椅上 ,

就像一個該死的累贅女人 ,也沒有別的地方

可住。我感覺他媽的只能呆在這兒 ,越來越

老 ……

瓦萊里 :你出去的太少。你可以再找個

伴。找個美男子 ,你們一起出去。不要老是

坐在這里 ,眼前總是四堵墻。

珍妮特 :誰還會他媽的看上我 ?

瓦萊里 :我也感覺老了。今天我 30 歲

了。我會問 ,我的生日幸福嗎 ,瓦萊里 ?

珍妮特 :生日快樂 ,瓦萊里。

她笑了。

瓦萊里 :你的情緒不好 ,是因為他嗎 ?

珍妮特 :不 ,我只是厭倦了。我們的運

氣都他媽的很糟 ,我們倆都是這樣。我有時

醒來 ,看著窗外 ,想 ……“去他的 ,又是一個

陰雨綿綿灰暗的天氣。”我希望自己還能做

點兒什么。

瓦萊里 :做什么 ?

珍妮特 :我不知道。幫助窮人。

瓦萊里 :我們就是他媽的窮人。

珍妮特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嗎 ? 去非洲

或者什么地方去幫助那里的貧困孩子。做

點兒好事。在那種炎熱的氣候下 ……勾勒

出一片色彩來。

瓦萊里 :非洲 ?

珍妮特 :是的 ,那些挨餓的孩子們。

瓦萊里 :別犯傻了 ,媽媽。那些做這些

事情的人 ……都是做關心他們生命的工作 ,

不是嗎 ? 都是一些醫生 ,護士啊。你不可能

只是背好行李就去了。那些在戰爭中的孩

子 ,你想幫助其中的一個嗎 ?

珍妮特 :是的 ,但是那是一場戰爭 ,不是

嗎 ? 戰爭會結束的。非洲永遠都會存在下

去。我在很小的時候 ,他們就在挨餓。(沉

思) 有時候我希望自己在睡夢中死去 ,這樣

我就不用醒來再去面對這個世界。

瓦萊里 :閉嘴。

珍妮特 :母親也逼得我夠嗆。她總是這

樣。我想我都無法在這里再過一個圣誕節。

她姐姐到時就過來 ,坐在那里只管點菜 ,就

像個廢人似的。她最好是今年自己來做 ,因

為我不會一聲不響的了。我會把這個工作

交給她。

瓦萊里 :她們很固執 ,不是嗎 ? 那是因

為老了。你可以去保拉家。

珍妮特 :什么 ,和一屋子的小孩在一起 ?

瓦萊里 :你有沒有從分房委員會聽到什

么消息 ?

珍妮特 :我在名單上 ,是嗎 ? 只是在電

腦里存著。就像那種值班表似的 ,不是嗎 ?

如果真有房可分 ,他們也不會給我。他們會

把它給有小孩的什么人。他們不會把房分

給我。(伸手拿雜志) 我來讀你的星象吧。

你是什么星座 ?

瓦萊里 :人馬座 ①。

珍妮特 (讀) “: 你最近幾個月會出現情

感上不順 ,經濟上也有困難。但是 ,烏云散

去就是晴天 ,而在彩虹的盡頭真會有閃閃發

光的一罐金子。你的艱辛付出總會有所回

報。”你同意這個說法嗎 ?

瓦萊里 :不 ,我不同意。

珍妮特 :瓦萊里。(笑) 噢 ,親愛的 ……

瓦萊里 :什么 ?

珍妮特(繼續讀) “: 為將來活著 ,并且保

持快樂心情。”

她們都笑了。

瓦萊里 :上面不是這樣說的 , (讀雜志)

還真他媽的是這樣說的。

珍妮特 :噢 ,我的英明的上帝啊。你就

顯示一下你可能會弄錯到什么程度吧 ……

她伸手去拿香煙。過了一會兒 ———

珍妮特 :你還愛他嗎 ?

瓦萊里 :是的。

珍妮特 :媽媽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愛爸

爸。她都快要接納他了。我想要不是因為

那個有病的女人 ,他真就又和我一起了。

瓦萊里 :你是說威利嗎 ? 可憐的家伙。

珍妮特 :她從來就沒愛過他。結婚對她

來說就是方便 ,為了有個伴。她就一個人住

在一間大房子里。當然不是說你 ,你和她是

不同的 ,不是嗎 ? 爸爸從來就沒有粗暴地對

待過她。要是發生什么爭執 ,他總是去酒吧

或者去工作。而雷蒙德每隔 10 分鐘就要糾

纏你一次。他還住在馬克家里嗎 ?

瓦萊里 :是的。

珍妮特 :真行 ,他們一定是喜歡雷蒙德

和他們呆在一起。他也結婚了 ,是不是 ,那

個馬克 ? 想像一下他們兩個大男人一起生

氣回家的情形 ,可憐的女人就要遭殃。

珍妮特突然開始流淚。

瓦萊里 :怎么啦 ?

① 又稱射手座。———譯者

珍妮特 :我好擔心。我擔心你 ……你知

道的。

瓦萊里 :別哭 ,媽媽。

珍妮特 :失去了那個孩子 ……可憐的小

東西。想到這兒就讓我難受極了。比利讓

我把心都操碎了 ,想想他就要被關進去了。

我怎么會有這樣的遭遇。我再也不想這樣

了 ……這種該死的擔心。噢 ,天哪 ……現在

化的妝也給毀了 ……我的眼睛也要腫了 ,呆

會兒我們還要出去呢。有紙巾嗎 ? 不 ,沒關

系 ,我可以用毛巾。

瓦萊里 :我會沒事的。我不是小孩了。

擤擤鼻子 !

她把紙巾放在珍妮特的鼻子下面。

瓦萊里(打開紙巾) :想要看看嗎 ?

珍妮特 :噢。

瓦萊里 :我會沒事的。

珍妮特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看見你受

到傷害。

瓦萊里 :別這樣了 ,今天是我生日。我

們笑笑 ,哦 ?

珍妮特 :好吧。把煤氣灶打開 ,我們煮

點兒茶喝。

珍妮特 (笑) :這就是我們一直干的 ,不

是嗎 ? 抽煙 ,喝該死的茶。什么樣的生活

啊。

內景  酒吧  晚上

鏡頭調整 :

一個聲音嘶啞的爵士樂手剛剛演唱完

他的歌。她介紹了三個人組成的樂隊 ———

他們不賴。

每個人都興致勃勃。保拉的一個黃色

故事把瓦萊里給逗樂了。珍妮特和樂隊一

起唱歌。米歇爾坐在她媽媽的懷里。她瞄

著堆積如山的禮物。

蓋斯從舞臺上返回來 ———

蓋斯 :是的 ,沒問題。來吧 ,媽媽 ,給唱

首歌吧。

凱思 :不 ! 我不想。

珍妮特 :來吧 ,媽媽 !

蓋斯 :噢 ,來吧 !

凱思 :不 ……

桌子旁邊的人都開始吹口哨、鼓掌喝

彩。凱思推辭著 ,但是大家的熱情終于讓她

改變了主意。她向舞臺走去。

保拉 :噢 ,要知道你還是想的 !

凱思從人群中擠了過去。

瓦萊里 :快 ,外婆。(大聲喊叫) 唱那首

“愛我自己的那個男人”!

凱思接過麥克風 ,掃視一番。她像個專

業歌唱家那樣練發聲 ———

凱思 :咿 ……嗎 ,嗎 ,嗎 ,啊 ……(唱)“在

形形色色的人當中 ……”

瓦萊里的聲音蓋過了別人的聲音 ———

瓦萊里“: 愛我自己的那個男人”!

凱思走到鋼琴伴奏那里。演奏者敲奏

了一個音。

凱思 :啦 ,啦 ,啦 ……

伴奏人員為她找到了適合的音高和調

式。

鋼琴伴奏的人開始起音。凱思附合著 ,

然后她開始唱了 ,開始還有些不確定 ,后來

越唱越有自信了 ……

凱思 :“告訴我他很懶惰。告訴我他很

遲鈍。告訴我他很瘋狂 ,也許我知道。但是

我情不自禁地愛上了那個我的男人。”

鏡頭對準 ———

珍妮特跟著一起唱。她抬頭看著遠處

的瓦萊里。

珍妮特 :生日快樂 ,親愛的。

凱思繼續唱。鏡頭緊緊盯著瓦萊里。

內景  雷蒙德和瓦萊里的寓所  白天

雷蒙德把米歇爾舉起來放在自己膝蓋

上。瓦萊里坐在他的對面。珍妮特 ,蓋斯 ,

保拉和馬克都圍坐在一起喝茶。每個人都

在抽煙。

珍妮特 :他只在那里待了幾天 ,那個家

伙就把他給陷害了。瓦萊里和地方官說了 ,

她讓他不要讓比利搬走 ,比利覺得呆在那兒

還不錯。她告訴他這是可以的 ,因為丹尼放

出話來 ,說比利是個向警察告密的人。

雷蒙德 :你說那個陷害比利的人 ,和丹

尼毫無關系嗎 ?

珍妮特 :不是。

雷蒙德 :那你現在講的什么屁話 ,珍妮

特 ? 誰把他給害了 ?

瓦萊里 :聽著 ,你還記得他被捕的時候

嗎 ? 就是丹尼 ,不是嗎 ? 我們家也不得安

寧 ? 他害得我們一大早從床上爬起來給他

們找藥 ,對吧 ? 而比利給丹尼擔待了一切 ,

他把不是自己做過的事情都算在自己頭上。

他供認了很多事情。他們想陷害他 ,不是

嗎 ? 丹尼是個夜間作案的小偷。比利不是

夜間行盜的人 ,他只是偶爾順手拿走一些東

西 ,這是不同的。所以他就幫助了警察局的

人 ,是不是 ? 比利倒是很詳細地說出了自己

干過的事情。我們做了這個 ,我們沒有做那

個 ……就這樣查證了很多的事情 ……他也

是為了澄清自己 ,同時也說明丹尼是怎樣一

個人 ,對吧 ? 比利被派到外面放哨的時候 ,

丹尼正在旺茲沃思鬼混。所以他說 ,比利是

個告密的人 ,對吧 ? 所以 ,我們知道會發生

什么 ……我接到了那個電話 ,不是嗎 ? 說他

們要把他的頭剁了。這就是我們為什么給

地方官打電話的原因。隨著事情真相大白 ,

那個陷害比利的家伙 ,全都是因為丹尼干出

來的事情引發的。

大家聽著都有些迷惑 ,珍妮特接過話題

開始往下講 ———

珍妮特 :比利認識這個判了 12 年半的

人 ,對吧 ? 我還不是完全清楚 ,這還得問比

利。我想他電話里是這樣說的。他的這個

同伴的女友有一次突然來拜會 ,他們因為什

么事情吵了起來。她說了些什么事情 ,就像

“好了 ,你也不是惟一一個和我好過的人”,

或者不是這樣說的 ,但是她把比利的名字給

供出來了。

雷蒙德 :有意思。

珍妮特 :他認識她好幾年了 ,不是嗎 ?

那個女孩叫麗薩。

雷蒙德和馬克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

珍妮特 :這樣一來 ,這個家伙就變的心

情憂郁 ,他認為比利和她有一腿。他也不擔

心自己會失去什么了 ,不是嗎 ? 他還要在監

獄服刑九年。他要是想殺人 ,受到的懲罰也

不過如此 ,是不是 ? 所以他就想在操場上把

比利干掉 ,這是因為那個女人的緣故 ,而不

是因為丹尼做過什么。這之間是沒有什么

瓜葛的。全是別的一些事情牽扯進來 ! 所

以他想用刀來殺比利 ,一把自制的刀 ,對吧 ?

現在 ,我奇怪的是 ,他從哪里弄來的刀 ? 他

在監獄里怎么會搞到刀呢 ? 你們知道嗎 ?

瓦萊里 :不 ,那只是夸大的說法 ,媽媽。

它只是用一些刀片纏繞在一個牙刷上做成

的。這就是為什么比利換了一個地方關押 ,

你們知道 ,他是和一群邪惡的人關在一起。

他想要受到保護而被隔離開來 ,不是嗎 ?

大家知道比利關在一個瘋狂的地方都

開始笑了。

瓦萊里 :他總是和一些強奸犯 ,或者類

似那樣的人關在一起。你們知道我什么意

思嗎 ? 可憐的家伙 ,他就得當心他的后面

了。

他們都放聲大笑。

珍妮特 :無論如何 ,他是無辜的。他根

本就不該在那里。我的意思是 ,如果這個周

末還沒有得到最后的答復 ,我們必須把它反

映到地方下院議員那里。我想他們必須讓

他離開那個地方 ,因為類似的事情還會發

生。而下一次說不定那個家伙會割比利的

喉嚨了。(對屋里的人) 他們是怎么得到刀

片的呢 ?

雷蒙德 :他們還把毒品帶進去呢 ,不是

嗎 ? 你們知道嗎 ? 我說 ,他們在監獄里可以

得到什么 ,你們會無比驚訝的。我的意思是

說 ,每次我吸食了毒品之后總是會虐待我的

女人 ,不是嗎 ? 他們有人會把東西放在口

里 ,舌頭下面 ,然后他們跟監獄里的人接吻 ,

而且是那種長時間的深吻。然后再把東西

傳給另外的人口里 ,有的人會把它吞進去 ,

第二天再拉出來。你在那里什么外面的東

西都可以搞到 ,毒品 ……還有更多的。

保拉 :要是把有鋒刃的刀片也這樣拉出

來 ,那難度可就大了 ,不是嗎 ?

雷蒙德 :外面有的東西你在里面都可以

弄到。我是說 ,總有專門做這樣事情的人。

你知道嗎 ? 你不是說他已經戒毒了 ,不是

嗎 ? 是你說的。

珍妮特 :是的 ,是的。他在電話里聽起

來不錯 ,不是嗎 ? 可憐的小家伙。無論如

何 ,我們這個周末之前 ,在他們正式處理之

前 ,得過去一趟。(朝樓上喊) 媽媽 ,快點兒 ,

我們要遲到了 ! 去監獄是他媽的最糟糕的

事情 ,不是嗎 ? 我厭煩極了。每次經過那

里 ,我的胃都會翻騰。那簡直是個魔窟。想

過被關在那里的情形嗎 ? 帶上維多利亞勛

章了嗎 ?

瓦萊里 :是的 ,在我的包里。

珍妮特 :要是沒有這個 ,我們就是跑了

那么遠的路去了那里 ,也是白搭 ,進不去。

(望向客廳休息室) 看上去好多了 ,屋子收拾

的很好 ,雷蒙德。

雷蒙德 :是的 ,謝謝。

凱思出現了。

凱思 :好了。我準備好了。

珍妮特 :你帶上你的身份證了嗎 ,媽媽 ?

凱思 :帶了 ,在我的包里。還有我的護

照。

珍妮特 : 那我們就出發吧。煤氣關了

嗎 ?

瓦萊里 :關好了。(檢查) 關了 ,關了。

他們準備往外走。

珍妮特 :你帶上鑰匙了嗎 ?

瓦萊里 :在我的包里。

她關上了電燈。

瓦萊里 :你沒事吧 ?

珍妮特 :我希望我不會哭。

瓦萊里 :什么時候 ?

珍妮特 :當我見著他的時候。

瓦萊里在身后把門關好。鏡頭開始轉

暗。黑幕。

(完)


分享給小伙伴們:
本文標簽:

相關文章

評論

發表評論愿您的每句評論,都能給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帶來共鳴,帶來思索,帶來快樂。

簽名:

評論列表

    河北好运彩3号码统计